{{ title }}
{{ errorMessage }}


{{ errorMessage }}





{{ registerSuccessMessage }}

俞敏洪:赚1分赔2块,截至目前在线教育不是跑通的商业模式

有在线平台认为“我拼命做到最后,把其他家都消灭掉”就赢了,但俞敏洪认为在教育领域是不可能发生“一统天下”的结局的。

回顾2020年,在线教育绝对算是年度热词,然而对于这一模式,作为深耕教育行业30载的俞敏洪老师来说,尚是一个没有得到验证的模式。这是怎么回事呢?


2020年11月19日,在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上,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俞敏洪表示:未来在线教育是可以跑出来,但怎么跑出来还需要不断摸索,但现在在线教育的兴旺全是资本在输血。

根据俞敏洪提供的数据,在2020年全年,资本向在线教育领域输入了近150亿美元,但在线教育的收入只有几百亿元人民币。“每收一分钱,就要先花掉两块钱。”俞敏洪说。

在线教育今年因疫情而备受追捧,猿辅导、跟谁学、作业帮等在线教育平台“一炮走红”。就在上月,字节跳动也宣布启用独立教育品牌——大力教育。当时,大力教育CEO陈林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字节跳动做教育“三年不盈利”,且“可能会更长时间不盈利”。

以线下教育起家的新东方并不是没有对在线教育进行尝试,但因“看不到长久发展”,俞敏洪并没有在在线教育赛道进行大量投入。

“大家常常说新东方落后了,因为在线教育领域听不到任何新东方的声音,其实是因为我不敢投,因为凭着我30年在教育领域的耕耘,如果我看不出来这件事情可以长久发展的话,我是不敢投的。当然新东方在在线领域也是在做不同尝试,也花出去几十个亿。”俞敏洪指出。

“判断一个商业模式是否可持续,是要有持续高效的需求,客户转移的成本多高,续费可能性有多大,客户连续用产品的可能性有多大。资本是背后重要的推手,一旦停止输血,会哀嚎一片。”

同时,有在线平台认为“我拼命做到最后,把其他家都消灭掉”就赢了,但俞敏洪认为在教育领域是不可能发生“一统天下”的结局的。“这在教育领域中是永远不可能发生的,即使在电商领域,我们也没看到阿里巴巴、京东或者拼多多一统天下的局面,更不可能是靠个性化需求支撑的教育领域。”

而事实是线上教育的烧钱大战确实看不到尽头。

已经上市不差钱的新东方、好未来、跟谁学,明争暗斗的猿辅导、作业帮,再加上新晋大将网易有道,这六虎挥金如土,抢占市场,硬生生让在线教育成为一个无法盈利的烧钱圣地。


据多知网信息,整个暑期的投放力度为:猿辅导广告投放力度最大为15亿元左右;学而思网校为12亿-13亿元;作业帮位列第三,投放费用在10亿左右;排名第四位的是高途课堂,金额在8亿-9亿元之间。

近期,在线教育的“秋季撒钱大战”又正式打响,据子弹财经数据,有头部玩家甚至在单渠道单日砸下1400万元做广告。而作为各大巨头2020年重兵布局的热门赛道——在线启蒙教育,在这个秋季同样引人瞩目,有玩家在线上效果类媒体上的日投放额破600万元,月耗约2亿元。

但一掷千金重营销的结果是既稀释了教学质量又冲淡了利润。

跟谁学今天发布的2020财年第三季度未经审计财务报告也显示,跟谁学本季度销售费用20.558亿元,去年同期为3.304亿元,同比大幅增长522.22%,主要源于为了扩大用户规模及提高品牌知名度所增加的市场推广费用,以及销售和营销人员薪酬的增加。这也是本季度跟谁学由盈转亏的重要原因。

好未来前段时间发布2021财年Q2财报显示,2021上半财年(2020年3月31日至2020年8月31日),净收入20.14亿美元,上年同期为15.87亿美元,同比增长26.9%;经营亏损为1360万美元,上年同期经营利润为1.09亿美元.好未来运营成本和支出高达11.56亿美元,比上年同期的8.58亿美元增长了34.7%。

此外,据统计,猿辅导8年来总共融资近250亿元,但如今依然面临用户投诉不断、退费难的问题,关键的盈利问题也依旧不明朗。

在线教育目前确实需要资本苦苦支撑。然而“烧钱大战”本质上还是“流量大战”。看不到尽头的各家现在也都在试图建立新的流量获取渠道。

坊间传闻,猿辅导正在试点线下销售获客。就相关人士透露,这个线下销售团队还同时具备搜集当地教研信息的功能。网易有道也试图通过入股领世培优,布局线下。而之前靠着微信社群流量崛起的跟谁学,最近又开始在微信上进行建群大战。

在线教育的低价获客模式和课程交互模式都很关键,都需要继续摸索。但一旦打通只有已经在赛道内深耕的企业才能够近水楼台,这也是为什么巨头们围猎在线教育的重要原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