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itle }}
{{ errorMessage }}


{{ errorMessage }}





{{ registerSuccessMessage }}

达内教育的救赎


作者丨孙文敏

原创丨教培校长参考

达内教育正在经历最为残酷和惨痛的“成人礼”。

2018年初,达内市值高达10亿美金。但在此之后,像被诅咒了一般般,一路狂跌。近两年,达内市值多次跌破1亿美金。

今年8月,达内发布上半年财报,营收6.3亿元,净亏损6.12亿元。不出意外的话,今年将是达内连续第四年亏损。


从“中国IT教育第一股”、“双师模式先行者”、“首创培训贷”,到“退市危局”、“投诉高企”、“财务造假门”、“转型少儿编程之殇”……

这家职业教育龙头企业,用18年的历程,讲述了商业的光与暗。

01.达内教育的多个“第一”

千禧年初,政策红利下的大学扩招,伴随的是一批即将进入就业市场却又迷茫的年轻一代。

2002年,“IT男”韩少云结束了在亚信15年的职业生涯。蜗居北京中关村国家孵化园,联合他6个人的团队,创办了达内。

“我看到了这个市场需求,但是行业老大并没有去做。他们在做的方向不是我想做的。这也为我创造了好的条件。”

彼时,IT市场初具规模,北大青鸟做得风声水起。不同与北大青鸟定位“高考落榜生”,达内把目光投向了大学生。

大学扩招、国内大学IT教育和市场脱节、市场对高学历码农存在刚需,聚合效应下,让达内的开局就很顺利。

第一年招到了500人,营收500万。

开创式的教学模式和商业模式,很快,达内就得到了资本的青睐。

2003年,达内一举拿下了IDG 50万美元的投资。这是中国教育史上第一笔风险投资。

紧接着,达内加速扩张,在上海、广州建立分校。2005年,达内下沉二线,想把学校开到南京、杭州,结果发现师资供给成了掣肘。

为了突破这一难题,达内创新研发了行业首个O2O远程教学模式。也是在这一创新举措下,O2O成为了达内业务规模增长的引擎。

“从2006年开始,我们发现达内的60%的学生来自农村,或不富裕的家庭,当时学费是13800,并不低,我们就提出先付3800,剩下的找到工作后每月还1000。”

再一次,达内又有了行业首创。“先上课、后付费”应运而生。

这是日后“培训贷”的前身。尤其在成人培训领域掀起了效仿热潮。更重要的,这种模式,也在短期加速了达内教育业务规模增长。当然,也埋下了祸根。用韩少云的话“这是一次战略性失误。”

2008年金融危机,行业纷纷陷入低迷,北大青鸟折戟IPO。达内却逆势而上,拿到第二轮投资,顺利存活。

2011年,第二次行业浪潮而至。技术领域的发展,催生了大量的IT人才缺口。

市场过热,资本蜂拥而至。这一年,高盛2000万美元注资达内。

“只有我们站在纽交所挥槌的那一刻,他们才会真正的看到你,认可你,尊重你!”《中国合伙人》说出了很多企业想要上市的心声。

2014年,狂飙猛进的达内,在纳斯达克敲钟上市。并成为2014年首家中概股上市的企业。

当这个时代到来的时候,锐不可当。

上市后的达内,在很长的一段时间稳居IT培训行业第一的位置。

但,在商业世界中,没有永远的必然。

02.少儿编程能拯救达内么?

2015年,韩少云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押注少儿编程赛道。

“IT职业培训的行业市场规模很小,我做到了行业的第一名,也只做到了20多亿的规模”。韩少云看得很清楚。

他的性格因子中,聪明,低调,务实。韩少云一手带大的达内必然受这些因子的影响。

尽管,彼时的达内依旧处于稳步增长。但宏观环境下,天开始变脸了。IT第一人韩少云也敏锐地觉察到了这种变化。

IT培训市场在经历了狂热野蛮的阶段后,在代价中慢慢回归理性。互联网环境也开始发生天翻地覆地变化。

一方面,O2O火爆下的IT培训行业,供应了大批的互联网人才。但市场供过于求,学员就业难的局面出现。另一方面,IT行业乱象丛生。机构之间不良竞争加剧。恶意抢夺资源,、恶意投放、虚假招生、现金贷受骗等,让行业出现了信任危机。随后,国家介入,对于“培训贷”开始监管管理。

多种因素下,IT培训行业大换血,要么倒闭,要么跑路。数据显示,2017年下半年到2018年,有1/3的职业教培机构关门。达内也关掉了40家的教学中心。

同时,宏观风向也出现了大变革。大数据,人工智能兴起。IT前沿阵地从安卓、IOS培训开始转移。整个市场规模也开始变化。成人IT培训进入平缓期。2018年,IT职业教育的市场规模下降达5%。

此外,IT职业培训自带硬伤。获客成本高、刚毕业的大学生支付能力弱、学习周期短、服务环节重等。

转型进入新市场,对达内而然,未尝不是一种新的机会。2015年,达内开始投入做少儿编程教育。成人IT培训+少儿IT教育双轨并举。

“达内公司未来的业务模式可能就变成了成人的IT教育加上少儿的IT教育并举的这样一个业务模式,我们的主方向还没有偏向,还是以IT教育为主,只是把我们的学生人群向下延伸了,以前都是18岁以上,现在8-18岁以下的人群也是我们的客户。”

彼时,少儿编程在市面上只有寥寥几家。在国内,这个名词更是鲜有所闻。

2017年,国务院印发《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指出中小学阶段推广编程教育。《2017-2023年中国少儿编程市场分析预测研究报告》中指出,国内少儿编程渗透率仅为0.96%,预计市场规模有望达到百亿左右。

随即,少儿编程成为了炙手可热的新兴赛道。仅2017年下半年到2018年上半年,资本投资额度达到了10亿美元。

事实也再次证明了,韩少云预见性正确。押注少儿编程赛道有一定的前瞻性。

但正如历史上的每一次变革,必将伴随一定的阵痛,或长或短。


03.转型之殇,多事之秋

“上月任务没完成,本月也应996。”

“当天任务完不成不下班,当周任务完不成就不休周末!

韩少云急了。

2019年,一封韩少云向全体员工发布公开信被曝出,引起业界哗然。

信中,韩下了生死状,提出“630”战略,即在2019年6月30日之前要实现扭亏为盈。所有员工薪资被锁定,解锁日期待定。

3年的连续亏损,不得不让达内紧张起来。

2017年,达内营收17.54亿,净亏损14.7万;2018年,达内营收20.85亿,净亏损5.92亿;2019年,达内营收20.51亿,净亏损10.39亿。

股价经历了多次暴跌,市值缩水达90%。2020年,市值更是多次跌破1亿美金。

来源:《雪球》

“短痛是为了不长痛”。达内正在承受转型之痛。

从押注少儿编程赛道,达内核心的成人业务在逐步转移,童程童美成为达内重心投入的业务。

砸钱大规模扩张少儿编程的同时,成人业务成为了“少儿业务”的现金奶牛,一方面成人为少儿输血,另一位方面成人业务也为童程童美输送师资。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快速扩张造成了大量的资金投入。新场地、设备、营销等费用,成为达内净利润亏损的主因之一。

2018年营收20.85亿,亏损5.92亿。这一年,新增了117家童程童美直营校区,其中收购了湖南湖北最大的青少儿机器人培训机构“好小子”。有26家直营校和30家加盟校,仅2年时间,童程童美学习中心达到了148家校区,分布在全国53个城市。

2019年底,财报披露童程童美共计有217家学习中心,较2018年新增了69家新学习中心。

成人业务在剥离,少儿业务不断加码。

2018年,童程童美净营收1.7亿,线上课程、线下课程的收入占比分别为6.7%和93.3%。

2019年,童程童美净营收5.24亿,占达内科技总营收的25.6%,同比增长208.5%。

但,童程童美是否一直是正向营收?未见披露。

在2019年底一次论坛上,韩少云曾对媒体表示“K12要想盈利需要时间,童程童美可能也还需要几年时间盈利。今年肯定还会亏损,明年有可能会盈利。”

可以说明的是,押注少儿编程的转型之痛,短期之内,是达内不得不面对的。

此外,2019年少儿编程赛道发生了多次大事件。头部机构妙小程倒闭、西瓜创客被爆大裁员。小码王、核桃编程迅速崛起,竞争日趋激烈。

这一年的10月29日,达内收到了纳斯达克通知,陷入退市危局。

04.黑色飓风,深陷泥潭

2020年,更好了吗?

黑天鹅来临,培训行业陷入寒冬。IT培训行业兄弟连率先宣布破产。

8月,达内发布了2020财年报告,净营收6.27亿元,同比下降29%。净亏损6.13亿。

但,数字背后似乎闪现了微光。

财报上,截止截至6月30日,达内科技递延收入达19.88亿元,相较2019年底的15.86亿元,上半年增长25.3%。达内科技将其原因归结于少儿编程业务“童程童美”的稳步增长。

微光下,裹挟着的是黑色飓风。达内在光与暗中,交替前行。

退市危局,财务造假风波,一度将这个老牌上市公司推到了风口浪尖。

2020年,达内被爆高管刷单,年报延迟、管理层动荡等。多重压力下,达内于6月份公布了2019年年报。报告显示在2014-2018财年,5年时间达内财务累计虚报约9亿元。

达内将这背后的“恶之果”归因于“先就业,再付费”的模式。

早在2019年那份内部公开信上,韩少云就承认了自己这次的战略性失误。

信中他提到“过去两年,我曾犯了一些战略错误,导致目前产生了大量坏账的问题,使得公司产生了很大的运营负担。去年,达内考虑对社招执行基于现金的考核方案,但最终并未实行。如果当初执行,目前遗留下来的坏账将会大大降低,这将极大地降低达内的运营成本。”

“先就业、再付款”造成了有“赊账”和“坏账”,为财务埋下了隐患。

同时,作为培训界“培训贷”的鼻祖,虽然在很长一段时间,达内收益于这种模式,吃了一波招生红利。但这种模式也深受市场质疑。甚至让达内一度陷入了口碑危局中。

2017年聚投诉数据显示,达内教育集团投诉事件达870件,多于“培训贷”退班退费难有关。

2018年聚投诉年度排行榜上,排名第一的是尚德机构,达到2442件投诉事件,达内排名第二。

同时,网络检索“达内”,出现的名词多与负面有关。

退市危局、亏损泥沼、口碑危局、转型之殇。

等待达内的还有什么?2020之后会更好吗?

“动荡时代最大的危险不是动荡本身,而是仍然用过去的逻辑做事。”面临新一轮超严监管,教培机构要实现转“危”为“机”、业绩倍增,亟需解决四大核心问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