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itle }}
{{ errorMessage }}


{{ errorMessage }}





{{ registerSuccessMessage }}

股价一年涨4倍!做空跟谁学,让空头如坠噩梦

跟谁学已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教育企业之一,市值达273亿美元。

微信图片_20201016160006.jpg

腾讯科技讯 10月13日,在过去的12个月里,没有哪只股票受到的激进卖空者攻击程度比在纽约上市的中国在线教育公司跟谁学更严重。但到目前为止,跟谁学的股票表现始终名列前茅。继12个月内股价上涨四倍后,该公司已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教育企业之一,市值达273亿美元。


佛罗里达州圣奥古斯丁市弗拉格勒学院(Flagler College)的数学教授斯理查德·马特(Richard Smatt)表示:“做空跟谁学简直就是一场噩梦。”他称自己持有的跟谁学空头仓位出现数万美元的未实现亏损。


快速抛售股票的人已经在类似尼古拉公司(Nikola Corp.)和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的股票上大赚了一笔。然而,在这些不稳定且投机性极强的市场中,抛售跟谁学的股票却让他们损失惨重。尽管有十几份严厉的分析报告指责跟谁学虚报收入、存在不同的可疑做法,并引发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调查,但对那些押注这家成立六年的公司股票表现不佳的买家来说,损失已经增加。


从持仓效率的角度衡量,对于全球卖空者来说,跟谁学可能是过去12个月来表现最差的押注之一。原因是针对该公司的第一份卖空报告于2月份发布,以回应分析服务Breakout Level。看跌特斯拉公司的买家甚至因押注该公司股票下跌而蒙受了巨大损失,该公司目前的股价已超过12个月前5倍。


仅在16个月前,跟谁学在纽约库存交易中心(New York Inventory Trade)完成了2.16亿美元的初步公开交易后,估值仅为25亿美元。除了为成年人提供类似金融和教育等领域的技能辅导外,该公司还为中国各地的中小学生提供课后在线辅导。自2017年以来,该公司的收入实现了三位数的增长。跟谁学表示,该公司向大学生收取课程费用,这些学生参加大量课程的驻留讲座,或者在较小的团队中获得算术、外语和不同主题的辅导。


在中国,在线教育始终是一个迅速崛起的领域,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为远程学习提供了更充分的理由,这促使更多人在这12个月里加入在线教育。然而,跟谁学股票的优异表现已经远远超过了同类服务。有些买家表示,这是“空头挤压”的结果。在此期间,卖空者被迫再次买入股票,以排除他们抛售的押注,推动成本在此过程中急剧上升。今年6月,跟谁学多达33%的股票被短暂买入,以回应S3 Companions,但不包括该公司创始人拥有的超级表决权股票。


在2020年前六个月,跟谁学公布的收入为人民币20.5亿元,相当于4.34亿美元,比过去12个月同期增长了四倍多。该公司公布上半年互联网收入为人民币1.67亿元,约合2460万美元。


塞格里德·埃格特(Siegred Eggert)经营着总部设在纽约的Grizzly Analysis,这是公开质疑跟谁学报告结果的主要机构。埃格特说:“这些数字太惹眼了,看起来不像是真的。”这位备受瞩目的卖空者与浑水分析公司(Muddy Waters Analysis)的卡森·布洛克(Carson Block)、雪铁龙分析公司(Citron Analysis)的安德鲁·莱夫特(Andrew Left)一起得出了类似的结论,并发起了评论,指责跟谁学通过在其在线演讲室里塞满假大学生来虚报收入。


他们的分析吸引了许多持有类似看法的买家,他们在社交媒体上联合起来批评跟谁学,并分享方法,希望从股价下跌中受益。该组织成员已多次向SEC、美国政界人士和跟谁学的审计机构德勤(Deloitte)发送电子邮件,恳求他们给予帮助。许多卖空者也鼓励记者分析这家公司,并要求中国语言监管机构调查其做法。


总部位于香港的投资研究机构GMT Analysis创始人吉尔姆·图洛克(Gillem Tulloch)提到,像跟谁学这样受到卖空者如此激烈攻击的公司不太常见。他说:“我几乎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事情。”


跟谁学坚决否认欺诈指控,并为该公司辩护。该公司上个月提到,SEC的执法部门已要求其提供可追溯至2017年初的货币和工作数据。跟谁学股价最初下跌的时间早于该公司披露调查之前的区间。跟谁学首席财务官沈楠提到,该公司启动内部调查的时间早于SEC的调查。她说,内部调查是由一家总部位于美国的立法机构和一家不是德勤的会计机构进行的,但拒绝透露他们的名字。


沈楠表示:“我们现在已经交出了我们的电话、笔记本电脑和公司繁重硬盘,以配合内部调查。这不是一个舒适的过程,然而任何诚实的调查都不是舒适的。”她还提到,自调查以来,许多跟谁学的工作人员接到了匿名人士的电话。她说:“我们的很多高管、同事和买家都受到了骚扰。”她本人也曾接到了三个电话,其间有人用普通话威胁要把她关进监狱。


十几位卖空者和跟谁学股票买家提到,他们没有这样的电话数据。Grizzly Analysis的埃格特提到:“这一点都不酷,也不是正确的选择。对于那些试图在战斗中站在正确方向的人来说,你还需要以这样的方式行事。”


卖空者们事先专注于不同中文教育公司的股票,包括学而思国际教育集团和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公司。本月早些时候,在纽约上市的学而思提到,它发现有人错误地夸大了一家全新企业的总销售额,该企业在截至2月份的12个月中占其收入的3%至4%。该公司的股价最初下跌,但到目前为止的12个月里,它的股价上涨了65%。


总部位于香港的对冲基金监管机构Pinpoint Asset Administration创始人兼董事长王强提到,他的机构此前购买了跟谁学的美国存托凭证(ADR),随后又逐步买入,因为该公司股价攀升,到8月份全部套现,之后价值成倍增长。他说,他专心致志地仔细检查了这家公司,并没有太多被卖家的简短评论所困扰。王强说:“外国人可能不太注意跟谁学,他们没有意识到爸爸妈妈准备花多少钱在孩子的教育上。”


其他人正在舔舐他们的伤口。汤姆·福雷斯特(Tom Forrest)是一位驻香港的特约投资者和新手卖家,他看跌跟谁学的股票,目前损失已经超过数万美元。福雷斯特称,在瑞幸咖啡受挫后,“我天真地认为这将是个简单的过程。”


28岁的徐伟康(音译)是北京的一名软件程序工程师,他的情况也是如此。他与人共同拥有的天蝎座风险投资公司(Scorpio VC)对跟谁学发起了4次分析评估,并将押注于该公司的约16万美元中的半数放错了地方。他说:“我们现在将完全依靠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尽管如此,我仍然认为跟谁学是有问题的。”(腾讯科技审校/金鹿)

拿走底层逻辑密码,

拆解百万成交秘籍,

助力机构业绩倍增!

《打造百万咨询师——顾问式销售特训营》

10月期课程安排出炉。

早报名,享优惠!(按报名顺序安排座次)


微信图片_20200928143909.jp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