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itle }}
{{ errorMessage }}


{{ errorMessage }}





{{ registerSuccessMessage }}

疫情当下,哪一个教育细分赛道受影响最小?

 

相比于疫情给线下职教机构带来的中长期利好还需时间检验,疫情给线上职教机构带来的影响甚至可以忽略不计。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出现至今,已过去一月有余。在这一个月里,我们看到了线下教育机构想方设法转型线上,力图“正常”开展业务;我们也能看到各地线下教培机构停止授课,现金流被“掐住咽喉”,不得不挣扎求生。

 

总体来看,在线教育迎来巨大利好,线下教育迎来明显利空。但教育行业细分赛道数不胜数,托育早教、少儿语培、素质教育、K12学科辅导、考研留学、职业教育等等……疫情对不同细分赛道的影响程度不尽相同。让我们好奇的是:教育的哪一个细分赛道受疫情影响最小?

 

疫情中的职业教育

虽有短期利空,更有长期利好

 

疫情以来第一个倒下的教育机构就是职业教育。2月6日,经营逾10年的IT培训机构“兄弟连”曝出资金链断裂、北京校区关停。但在“兄弟连”倒下后,职教领域又多传出振奋人心的消息。

 

结合各方披露的信息来看,我们发现职业教育这一赛道,或许受疫情的影响最小。自疫情开始,该赛道中出现的大大小小的新闻,总体来说喜大于忧。

 

主营线下的职业教育机构,比如中公教育年后头一天开盘跌停、隔日即涨停,随后股价节节攀升。在资本市场中,疫情似乎对其没有任何影响。

 

主营线上职业教育的机构,51CTO宣布完成C轮2000万美元融资;粉笔网新增付费用户创新高,线上收入实现同比100%的增长,线下转线上的用户比例也超过80%;尚德机构学员的出勤率、学习参与率、完课率、人均做题量比节前分别提高了6%、2%、4%和15%——线上职业教育前景似乎还不错。

 

甚至,还有互联网公司巨头跨界而来。北京大学学生就业指导服务中心发布消息称,联合快手开展“空中宣讲会”,探索毕业生春招新模式。另外,快手还与中国东方教育联手,打造短视频营销活动。快手自2018年就与中国东方教育开始深度合作,2年来相关账号视频播放量已近50亿。

 

为何职业教育赛道在这一轮疫情中多有捷报?

 

首先,我们先看一则政策性新闻:国务院总理李克强2月25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其中提到“要扩大今年硕士研究生招生和专升本规模,增加基层医疗、社会服务等岗位招募规模”

 

并且在去年3月5日,李克强总理作政府工作报告时就指出,“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有利于缓解当前就业压力。改革完善高职院校考试招生办法,今年大规模扩招100万人”。国家政策在宏观层面对职业教育的支持力度,近年来正不断加大。

 

其次,我们来看看对职业教育有强烈需求的用户群体。

 

公开信息显示,2020年全国普通高校毕业生将达到874万,同比增加40万人;考研人数将达341万人,同比增加17.6%。算上高职,我国每年高校毕业生约900万人,300万考研人占比将达总量三分之一。今年考研的难度不敢说是“绝后”,但一定是“空前”的。

 

另外,2019年公务员大幅缩招。国考缩招近半,省考平均也有30%左右缩招;2020年恢复正常,国考招录人数增长66%,部分地区省考也有20%扩招。但从市场表现来看,缩招时大众觉得“含金量更高”,扩招时大众觉得“机会更大”——均使公考市场越发火热。

 

最后,结合公开信息及数据我们发现,高校毕业生持续增加但社会用工萎缩,“稳就业”重要性日益凸显。而技能型培训是实现“稳就业”的有效措施之一,社会环境决定了职业教育培训市场的繁荣,且赛道日趋“刚需化”——疫情在短期内会产生一定影响。但中长期来看用户需求不会减少,反倒会因“金三银四”被耽搁,而在疫情过后有很大可能出现报复性增长。

 

于疫情中暴露的医疗、教育等系统存在的问题,则会反向催生出社会对公共服务系统扩建的需求;这一类需求则会促进扩招相应系统内人员。未来不仅是公考,医考、教考、法考等职业教育细分赛道会越发兴盛。

 

赛道细分后的线上职教

“疫情中的太阳照常升起”

 

在线下,职教机构短期内暂停营业,公司的现金流势必会承压。但鉴于职教培训存在巨大刚需,疫情后有较大概率出现“报复性”增长,从长期来看对职教机构、尤其是巨头而言有一定利好。总的来说,疫情带来的行业洗牌完成后,存活下来的机构发展前景还是较可观的。

 

相比于疫情给线下职教机构带来的中长期利好还需时间检验,疫情给线上职教机构带来的影响甚至可以忽略不计——为何会有这样的结论?

 

据公开信息显示,受疫情影响,2020年 全国多场公职类考试已经推迟。除此之外,企业实行在家办公政策、高校延迟开学时间——所谓的“金三银四”招聘季前后,无论是学生还是上班族,其职业教育培训需求都不得不大规模转移至线上。换句话说,在线下职业教育培训开展趋于停滞时,线上职业教育迎来了迅猛的发展。

 

但即使如此,根据易观千帆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月31日,互联网教育APP用户规模达3.59亿人,其中职业教育APP拥有1887万用户——渗透率仅为5%。

 

另据易观千帆显示,在线职教APP主要针对教师、公考、法学、医学、会计等方向。这一类APP在每一年的3、4月/9、10月使用量均有明显增长,与“金三银四”/“金九银十”相挂钩。

 

饶有趣味的是,细化到具体用户量上,易观千帆方面指出其监测的在线职教APP中无千万级应用。甚至百万级用户规模应用也仅有4个、占比3%,排名第一的“粉笔”用户量为368.27万;而且这4个APP中称得上是老牌职教机构的只有“中华会计网校”。而试图与中公争锋、多次上市未果的华图教育,其线上产品“华图在线”用户规模仅为十万级——在这一赛道,我们没有看到寡头,市场仍处于群雄逐鹿的状态。

 

综合来看,职业教育虽然是刚需,线上职教市场会借此稳定向上发展。但线上职教市场中并未出现垄断性企业,即使是头部的粉笔、华图等公司也没有明显拉开与后续梯队的差距,市场分散度相当高。

 

在这一市场背景下,本次疫情对线上职教赛道产生的影响会变得十分有限——本身就是线上,算是疫情“利好”行业;但大家都在同一起跑线,市场分散度又高,很难出现巨头挤兑、赛道洗牌的情况。无论疫情是否存在,各家公司都要按部就班地开拓市场、跑马圈地、圈住用户,以达到发展壮大的目的。因此,疫情对在线职教赛道的影响就变得微乎其微。

(来源:蓝鲸edu  迟磊 以上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重在分享,如有不妥请联系删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