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itle }}
{{ errorMessage }}


{{ errorMessage }}





{{ registerSuccessMessage }}

人口红利逐渐消失

  

 

 

1211日,全球化智库(CCG)、世界教育创新峰会(WISE)、国际教育协会(IIE)联合发布《全球人才竞争:吸引国际学生的国家战略比较》报告(以下简称报告)。

 

报告指出:随着知识和创新驱动型经济在全球领域内的规模不断扩大,各国纷纷转而发展留学生资源,建立全球人才库,并经常从库中招聘高技能的求职者。

 

中国教育发展战略学会副会长、全球化智库(CCG)特邀高级研究员周满生提到:人才资源是中国在激烈的国际竞争中重要的潜在力量和后发优势。

 

20109月,教育部出台《留学中国计划》,提出到2020年接收50万国际学生,报告显示这一目标已趋于实现。而近年来,随着国际学生群体的不断庞大,相关争议也不断成为中国舆论的焦点。

 

国际学校的目标是培养什么样的人才?中国现阶段的留学生吸引政策有何优势,而引发的社会问题又将如何解决?

 


 

注重本土文化的维护,以全球公民意识为培养目标

 

国际学校应该什么样?针对于此似乎还没有统一的定义,但艾哈迈德列出了国际学校的共有特征:不局限于本土课程、全球认可、招收来自不同国家的学生、专业多样、有短期交流的学生和教学人员,以及多语言教学和国际合作。

 

中国教育在线和教育优选联合发布的《2017中国出国留学发展趋势报告》显示,2015-2016学年,在美K12阶段的中国留学生有33275人;在英国,这一人群的数量接近8000人。而在美国、加拿大、英国、新西兰等世界主要英语留学目的国,中国K12留学生在同阶段国际学生中的占比都位居第一,最高可达到40%

 

不断增加的留学人群背后,是不断扩大的国际教育市场。但虽然市场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国际教育中面临的潜在问题仍然不可忽视。

 

提供优质的教育是国际学校必须要做到的,但也必须确保对本土文化的维护,学生必须对本土的语言和文化遗产感到自豪。艾哈迈德认为。

 

芥末堆了解到,在卡塔尔的教育体系中,就读国际学校的卡塔尔学生在K12阶段必须学习阿拉伯语言,卡塔尔历史和宗教文化,来自其他国家的学生则可以凭自己的意愿决定是否选修相关课程。

 

艾哈迈德还提出,国际学校确保学生在学术上有所成就以外,应当重视对学生的全球公民意识教育(Global Citizenship Education,这同样是领导力培养的一部分。

 

近年来关于境外教材的政策不断收紧,今年7月,国务院下发《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文件中提到,义务教育学校不得引进境外课程、使用境外教材。而此次监管的对象同样包含小学和初中阶段的国际学校。

 

目前全球范围内各种争端的根源在于人们无法互相理解。全球公民意识教育强调开放和包容,将此纳入课程设计中,能够引导学生们平和地处理因文化和宗教而引发的问题。孩子们自己组织集体活动并独立处理突发状况,在他看来也是简单但非常有效的实践。

 


中国已成为最大的新兴留学生接待国

 

据《中国新闻周刊》此前报道:中国已经成为亚洲最大的留学对象国,在世界范围内也仅次于英美,位居第三。2018年,共有来自196个国家和地区的49.2万名留学生在国内1004所高校和科研机构学习。

 

中国的国际教育赛道有着很大的潜力和广阔的需求。2013年以来,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加强了贸易往来的同时,促进了各国间文化软实力的交流。报告中显示,中国目前近一半的留学生都来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

 

就国际化高等教育市场而言,“3+1”“2+2”等合作项目是中国目前的主流形式,这在艾哈迈德看来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在签证、奖学金和实习机会等各方面利好的吸引下,留学生群体的数量急剧扩张,对长期主导高等教育市场的五个传统留学生接待国(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和新西兰)来说,中国已经成为强劲的竞争对手。

 

报告中举例,中国为学习高科技和电子商务专业的国际学生创造机会,使他们能从学校轻松过渡到劳动力市场。北京、上海和深圳等多个城市为解决当地的技能差距,都制定了相关政策。

 

同时报告中也提到,民族主义的兴起也使传统国际学生接待国开始持保守态度。

 

事实上,中国作为新兴国际学生接待国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近年来,留学生学伴留学生宿舍优待等字眼常驻新浪微博热搜榜,大部分网友的观点可总结为对来华留学生的鼓励政策造成了公共资源的浪费

 

与卡塔尔在过去几十年间形成的人口多样化不同,中国是在近十年才出现大量的外籍人士,艾哈迈德坦言:这些社会问题的出现是正常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们会被合理解决。留学生不是资源掠夺者,相反我们可以认为他们也许会成为未来的创业者,为本土市场带来更多的机会。

 

尽管不同的高校和相关机构为国际学生提供了丰富的项目选择,但缺乏含金量仍然是现阶段很多优秀学生对中国留学市场持观望态度的原因。因此,保量的同时保质,才是吸引人才的最优解。随着中国与其他国家在教育方面的关系更加密切,未来也许会有更多的国际大学在中国开设分校,但这需要和优秀的本土伙伴进行合作。艾哈迈德说。

 

当谈及政策方面,艾哈迈德告诉芥末堆,卡塔尔政府对于不同阶段的国际学校更多的是宏观监管,除了确保对本土文化的学习以外,不做过多细节性的要求。学校自身会以35年为一个周期去对教学和管理作出调整,如果不能提供高质量的教育,它们便会失去认证资格。

 

同时,艾哈迈德以GEMS国际学校在进入中国市场时受挫为例,提出中国市场应该包容更多的可能性:我可以理解中国的监管措施,但也许应该尽可能地为家长提供多样化选择。除了准入和监管方面,国际学校的费用也应当和公立学校有所平衡。艾哈迈德说。 

 

(来源: 芥末堆看教育 Siyi ,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贵在分享,如有不妥请联系删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