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itle }}
{{ errorMessage }}


{{ errorMessage }}





{{ registerSuccessMessage }}

现在,是时候重新定义“个性化学习”了

1.jpg

许多人认为,要想人性化,就必须进行个性化学习。这一点没有错。尤其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近两年,个性化学习被无数次提及并获得若干关注。因为随着技术的发展,让个性化学习的实现变成了可能。

但是,凡事皆有度。一位名叫 Paul Emerich France 的老师认为,我们现在有些过度依赖那些数字式的个性化课程了。以下,是他在工作中的思考与尝试:

我们在观察学生们的学习轨迹时发现,过度依赖会让学生们变得孤立,因为他们每天更多的是在跟机器打交道。这显示出了过度的个性化给我们带来的负面作用。我们发现,它剥夺了学生学习的能动性和自主性,剥夺了他们对学习的好奇心和学习给他们带来的意外惊喜。

因此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种过度数字化的个性化学习是去人性化的:它将人性从人类的学习氛围中剥离出来,并且无意中使人变得更加机械化。

讲这个,并不意味着我们反对个性化学习。我们的意思是个性化也需要有灵魂。孩子们应该接受一种对他们来说具有内在意义和个性化的教育,这种教育应该是一种人性化的而不是那种非人性化的机械的学习过程。因此,现在是那些知识渊博、有感知力的教育工作者们将个性化学习重新定义为一种人性化的教学方法的时候了——一种能够培养学生的主体性,并保持公平和包容的教学方法。

那我们该从哪里入手做起?

建立一个无障碍和包容性的课程

通过扩大个人任务的范围,并为不同层次的学习者群体设计不同的切入点,去完成那些学习任务,以此来促进持续的个性化学习。

在斯坦福大学数学教授乔•博阿勒的《数学思维模式》(math Mindsets)一书中,她提倡复杂教学(complex instruction),这是斯坦福教育学院(Stanford School of Education)的研究人员发明的一个术语。虽然博阿勒教授间接地将其描述为一种微分方法,但它的原理是相同的。复杂教学有三个主要组成部分:

1. 具有多重能力的课程;

2. 教学生之间协作技能和规范的具体教学策略;

3. 积极应对地位、特权或不公正问题,确保所有学生都能获得严格的教育。

为了创建一个具有多重能力的课程,博阿勒教授建议使用那些“起点低,目标高的任务”,让孩子们用不同的方法来解决相同的问题。孩子们可以选择适合自己能力水平的方法,让他们自己有个性化的学习体验。

以我从《说明性数学》中改编的这个任务为例。“在和我的学生一起看完这个图形之后,他们的任务是计算出不同形状的面积,并确定哪些图形的面积最小,哪些图形的面积最大。”


在复杂教学的原则下,学生能够以各种方式完成这项任务。有些人只是简单地计算了正方形的个数,但还不能将形状分解成矩形。其他人就是这样做的,利用他们的乘法知识来计算形状各部分的面积。有些人甚至注意到所有形状都是从一个10x10网格上切割下来的,并使用负空间来计算面积。

以下是他们的学习示例。

2.jpg

在这些例子中,我们可以看到复杂的教学方式和人性化的个性化。孩子们通过自主决定,他们将使用哪种策略来解决问题,也就是如何来个性化这项任务。更重要的是,他们能够相互讨论解决问题的各种策略的优劣,这也有助于通过对话和交流建立起一种课堂文化。

这些实践方法还保留了在课堂上的公平性,因为它们允许每个孩子都围绕着一个共同的任务,能帮助所有的学习者,让他们感觉到他们融入了课堂上的数学文化,而不管他们的能力如何。

培养代理和自主能力

以上的经验都是由学生自主完成的。它允许每一个学习者向内思考,问问自己他们能为每个学习任务带来什么贡献。特别是在下面的一个例子中,一个学生使用颜色来编码不同大小的矩形,帮助他们以一种适合自己的方式来运用自己的思维。

3.jpg

虽然这些策略也可能会在数字化的个性化课程中出现,但那是远远不够的。为了让我的学生能够自主选择策略和自主解决问题,我必须通过有意识地设计学习环境来促进学生的自主决策。

在扎雷塔•哈蒙德的“文化响应式教学”(cultural Responsive Teaching)一书中,她鼓励教师引导学生从依赖他人转向自主学习。她认为,在我们最弱势的群体中,有太多的学生是前者,他们需要大量的支持才能解决问题和自主做出决定。

通过复杂的教学构建包容性的课程,我们可以自然地引导所有的学习者走向独立,将由学习者驱动的个性化融入到课堂文化中。我们这样做不仅是简单地增加多次自主解决问题的机会;还可以通过这一点来创建一种重视协作和人际关系的课堂文化,并以此作为建立代理和自主的基础。

还有,让孩子们每天反思他们的学习历程也很重要。通过上述多元能力的锻炼,能够鼓励学生合作;因为这种方式允许他们一起思考解决问题的各种方法。每天在我们的数学讲习班中,我们都会验证和评估各种不同的方法,不断地为学生在自己解决问题时创造出新的选择机会。

通过这种方式,课堂思维的多样性本身就构成了一种综合体,以一种许多数字式个性化学习技术无法做到的方法来建立公平和学习方式。

人性化技术的整合

技术有能力从根本上改变我们彼此交流的方式,能够以不可想象的方式改变我们的课堂。当我们去实现技术集成的人性化时,我希望确保以这种方式进行:

(1) 把复杂性最小化;

(2)最大限度地发挥个人的力量和潜力;

(3)经常反思学习体验;

(4)要保持或加强课堂上的人际关系。

其中一个非常出色的工具是跷跷板,这是一种在桌面和移动设备上使用的数字产品组合。使用跷跷板时,学生可以通过图片,绘图,录音和视频等多种方式展示他们的思维。该工具就做到了把复杂性最小化和充分发挥个人的力量和潜力的作用,使任何年龄的学生都能够创造,反思,协作和分享。

通过使用跷跷板,父母也可以看到他们的孩子在做什么。通过图片和视频,他们可以看到老师要求孩子们了解的具体东西。上面的图片都记录在跷跷板上,并寄回家中,由此也加强了学生与家长之间的交流。

要发展个性化学习

重要的是要记住,推动个性化是为了创造公平的空间,让所有学生都能得到他们需要的东西。虽然技术确实可以提供一些好处,使学习变得更有意义和个性化,但那些个性化课程的数字工具并不能达到这一目的。

现在是时候了,对于我们教育者来说,把个性化这个术语重新定义为:为人类制定的一种教育方法,这是只有在它能够保持或增强人类之间的联系时,我们才使用的一种技术。现在是需要我们重新定义个性化学习的时候了,让它将我们的学校重新人性化,并删除那些对公平和人性构成威胁的技术。如果我们能把平等和包容放在个性化意图的中心,我们就可以做到这一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