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itle }}
{{ errorMessage }}


{{ errorMessage }}





{{ registerSuccessMessage }}

 新东方好未来的真正危机

1.jpg

双巨头2018年股市成绩单

2018年,中国教育培训行业洗牌年。

各级教育及教育相关部门频发的严管政策及措施,不仅对处在蛮荒生成的中小型规模教育机构冲击很大,对运营规范的上市巨头,冲击也同样明显。

10月24日凌晨,新东方股价以每股52.75美元报收,下跌10.09美元,跌幅达16.06%,创下近六年来最大单日跌幅。业内人士称,引发该现象可能跟10月23日新东方公布的2019财年一季报有关。

根据最新财报显示,新东方完成了8.598亿美元的营收,同比增长30.1%。2019财年一季度学生报名人数约为173.53万,同比上升13.2%。归属于股东净利润约为1.23亿美元,同比减少了22.2%。

增收但不增利,这与新政要求合规导致机构成本不断加大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2.jpg

再来看另一巨头好未来的数据。

2018年8月30日,好未来报收30.69美元,市值约为174亿美元,与今年6月8日好未来创下的265亿美元历史记录相比缩水近91亿美元,折合人民币远超600亿元。

除了浑水公司的做空外,政策“阻击”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3.jpg

在用钱投票的股市里反映如此强烈,证明投资者对于新东方、好未来的教育产品与国家政策要求之间的冲突是客观存在的。不管是好未来旗下的学而思培优课程还是新东方的优能课程,都成为此次政策中要纠正的“提前教”、“强化应试”的众矢之的。

作为应对,双巨头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来进行内部整改并加快了与教育行政主管部门之间的互动与沟通。2018年,两位大佬很忙,频频现身于各大会议,并且也罕见得多次同框出现。从与主管部门沟通到与全国教培业各路大咖共进晚宴,这一切,都在保持着两大巨头在全国的品牌影响力。

但笔者认为,这些虽是最紧急的,但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两位大佬是否找到了新东方和好未来接下去发展过程中的真正危机?

新东方好未来发展的真正危机

在笔者分析两大业内巨头未来危机之前,可以先看一下与我们国情相近的韩国,或许可以看到一些蛛丝马迹。

4.jpg

2014年,韩国颁布《促进公共教育正常化及限制提前教育的特别法令》,被称为韩国“史上最严”的教培业法令,主要涉及四方面内容:

1.禁止提前教育。

要求各级各类学校、“学院”(韩国培训机构统称“学院”)、教习所(不具备“学院”条件的小规模补习班)和家庭教师(个人教习)等机构或个人,不得以任何目的实施超出教育课程范围的提前教育。

2.禁止超纲考试。

各公私立学校在学期内或结业、升学考试中,不得出现超纲或需要提前学习才能回答的考试内容。

3.禁止在升学过程中超纲考查学生。

在各级各类学校的招生考试或考查中,不得出现有可能加重学生学业负担的评价形式和内容。特别是在础教育阶段,各级各类学校不得在招生选拔过程中加人对校外竞赛成绩、认证考试成绩、资格证书的考查。

在高等教育阶段,禁止大学在招生特别是自主招生考试或考查(包括小论文等笔试、面试、口述、实操、实验及教职适应性、人格 测试等)中出现超出高中教育课程范围和水准的内容。为此,韩国教育部下设“教育课程正常化审议委员会”专门监督各大学的招生内容。

4.禁止“学院”、教习所或个人在招生宣传广告中显示诱发提前学习的信息。

受此新政影响,韩国大型学院受到的冲击最大,规模下降,严重的甚至被关闭。因为大型机构的成功多半来源于以入学考试为目标的培训形式,因其面向应试,容易形成高度标准化的培训系统而迅速扩大规模,但在新政严厉打压下,船大难调头,如果反应不及时,容易造成系统性崩溃。反而一些中型学院通过区域整合与多样化产品获得发展(请关注中篇),还有不少小型学院通过创造自主学习管理形式或转向线上教育而获得逆袭机会(请关注下篇)。

2014年的韩国新政内容与我们2018年初新政出台的一些要求是否极其相似?在我们为中小教育机构命运担忧的同时,韩国大型学院的境遇会不会在中国的全国性品牌机构身上重演?毕竟,国内很多知名的大型连锁教育机构与韩国大型学院在新政前的布局有很大程度的相似之处。因此,关于巨头危机,不仅仅是俞老师与邦鑫老师要认真考虑的事情,更是来自全国大型品牌教育机构掌门人都要考虑的事情。

当然,在韩国2014年新政后,韩国的大型教育机构也有转向重视基础知识新产品开发而渡过危机并持续扩大规模的成功案例。

化危为机的务实打法

只要是危机,就会有解决办法,特别是对于大型机构,拥有足够的品牌、资金、技术、人才等方面的优势,自然具有更大概率化危为机的能力。

5.jpg

2014年新政过后,韩国的大型教育学院中不乏通过转向重视基础知识新产品开发而渡过危机,并持续扩大规模的成功案例。

同时,更多的韩国大型学院在授课内容、授课时间和生均面积受限之后,开始把目光集中在了教学质量上,通过教学质量的提升来缓解政策限制,吸引更多学生和家长的支持。主要措施有:

1.改进教学效率,严控细节管理、精细化管理、过程管理。

韩国学院是可以随时退费的,为了提高学员满意度,避免退费,他们不断引入多种教学方式和评价体系,研究更多可能合更高效率的教学模式和教学巩固方式。比如:学员从入学测评、上课考勤、课后练习、作业批改、家长反馈都是直接在PC、IPAD上完成,每个教师的工作过程上级领导和家长都能及时了解和跟进。

2.创新课堂模式,更新教学设备,提高学习效率。

内容不能超纲,就要在合规的基础上做出吸引力、做出效率。比如:一些转战在线教育的学院,在线课堂也会玩出创新性,不仅有高清互动、明星范等符合青少年的时尚趋势会贯穿录播课堂中,他们的在线视频在十几年前就可以进行标注、做笔记。

3.重视学生的学习体验,加强配套服务。

受面积和时间所限,韩国很少有1对1服务的模式,但即便是大班课,各类学院都非常重视学生的学习体验,就连配套的服务也做到了极致。比如,在韩国很多学院都是车接车送学员,上课前用车接到学院门口,下课后送回小区门口。

通过这些细致入微的举措,也使得大型机构能够持续获得家长的支持并最终渡过危机。

“后新政”的韩国“他山之石”,四年过去了,韩国的教培业发展情形如何?2018年12月12日下午,第十四届中国教育培训行业管理发展年会——广州年会将如期而至,作为年度教培业的收官会议,特别邀请在韩国教培业深耕二十年的金镇弘理事在开幕式全景描绘2014年“新政”对韩国大型、中型、小型培训机构的影响,晰方向、找对策,为中国教育培训机构同仁找到新政下突围的新机遇。

点击报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