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itle }}
{{ errorMessage }}


{{ errorMessage }}





{{ registerSuccessMessage }}

逆势盈利的新东方,净利暴跌的好未来:谁更有未来?

 

疫情当前,线上和线下教育冰火两重天:一面是线下教培机构几近停摆,线下业务遭受重大冲击,遭受业绩“滑铁卢”;另一面是在“停课不停学”的号召下,使深陷“获客成本高、难以盈利”的泥淖的线上教育承接了大量流量,有望迎来新的契机。

 

因此,同时布局线上和线下业务的K12龙头新东方和好未来备受关注。与往年一样,新东方和好未来一前一后发布了未经审计的最新业绩报告。

 

业绩报告显示,新东方营收利润总体向好,营收实现9.232亿美元,同比增长15.88%,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41.38%。而反观好未来,却出现增收不增利的现象,营收实现8.577亿美元,同比增长18.05%,但归属于公司的净亏损为9010万美元,创最大季度亏损。

 

从资本市场端看,营收规模更大,盈利能力更强的新东方市值却远低于好未来。截至2020年4月30日收盘,好未来的市值达326.99亿美元,而新东方的市值仅有201.47亿美元,好未来的市值比新东方高出125.52亿美元。

 

究其原因,两个标的战略打法相左:一个倾向线下扩张,一个偏好线上发力;一个激进,一个稳健;一个追求成长,一个看重盈利。而成长性更高、互联网属性更强的好未来更受资本市场青睐。

 

新东方向下,好未来向上

 

1)新东方倾向线下扩张

 

2020财年Q3(截至2020年2月29日),新东方依然延续了线下积极扩张的策略,线下网点达到了1416家,环比增加112个。而在同期,好未来线下网点仅有有871个,环比增加77个。无论在线下网点扩张规模上还是增速上,好未来均逊于新东方。

 

IMG_258

数据来源:雪球(注:新东方网点仅计入线下教学中学,不包含学校、书店等)


2)好未来偏好发力线上

 

与新东方倾向线下扩张的策略不同的是,好未来更偏好发力线上业务。最直观的表现是,好未来的线上业务收入占比持续提升,从2017财年Q4的5.2%提升至2020财年Q4(2020年2月29日)的24%,而新东方线上业务在2019财年仅占4%,与2018财年持平。

 

IMG_259

数据来源:公司公告

 

在线业务是好未来发力的重点,其收入占比在2019财年Q1完全反超一对一业务,成为好未来的第二大营收源。

 

好未来于2008年内部孵化学而思网校,在2015年学而思网校放弃录播转型“直播+辅导”模式开启在线大班课打法,其营收在近3个财年中保持高增。2020财年,学而思网校实现营业收入43.23亿元,贡献了好未来18.85%的营业收入。

 

学而思网校采取的是大班教学模式,大班模式盈利模型要优于小班模式,所以随着好未来对线上业务的持续加码,线上业务将逐渐分割小班业务和一对一业务的份额,这也有利于改善好未来的盈利结构。

 

好未来牺牲利润换增长。好未来在线上业务持续发力,在一定程度上驱动了营收增长。但由于在线教育自身运营模式决定的——获客成本高和付费转化率低,导致好未来的市场费用投放性价比低下,严重拖累了公司业绩。

 

新东方盈利,好未来暴跌

在最新季度中,新东方和好未来的营收增速分别为21.37%和23.62%,毛利率分别为56.82%和52.68%,在营收增速和毛利率相差不大的情况下,归属于新东方的净盈利为9.65亿元。而反观好未来,亏损6.31亿元。这主要是不同战略打法下经营效率差异导致的。(新东方和好未来财报披露的是美元,但考虑到公司入账的是人民币,所以我们换算成人民币来考量公司的业绩变化)

 

1)新东方持续盈利

新东方在2017财年Q3、2018财年Q3和2019财年Q3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为4.65亿元、4.33亿元和6.52亿元。在2020财年Q3,新东方实现归母净利润9.65亿元,同比增速为48.01%,虽然略低于去年同期数据,但远高于当期21.37%的营收增速。

IMG_260

数据来源:Wind

 

2)好未来增收不增利,再次转盈为亏

2020财年之前,好未来持续盈利。但在2020财年一季度和二季度,由盈转亏。好未来的归母净利润为在Q3为1.98亿元,但在Q4为-6.31亿元,再次转盈为亏,且亏损缺口有所扩大。

 

究其原因:一是营收增速放缓;二是销售费用率大幅提升。

 

IMG_261

数据来源:公司公告

 

首先,受政策趋严和疫情叠加影响,好未来的营收增速放缓。一是2018年教培行业监管政策收紧导致好未来的递延收入降低,整治方案规定预收周期不超过3个月,导致递延收入减少;二是在疫情期间,好未来的线下业务停摆,退班率及延期上课的人数高于正常水平,导致收入增速不及预期。

 

其次,好未来因大力发展在线业务造成销售费用率持续失控,市场投放效率降低,导致其利润空间被逐渐侵蚀。2020财年Q4,好未来的销售费用率高达28.35%,同比增长9.61个百分点,严重挤压了好未来的利润空间。

 

营收增速放缓,好未来的销售费用率却持续提升,市场投放效果不尽如意。且相比竞争对手新东方,好未来的销售费用率自2018财年开始超过新东方的同期数据,并且随之新东方的销售费用率持续下降,导致好未来和新东方的销售费用率的差距越来越大。

 

IMG_262

数据来源:公司公告

 

所以,市场投放效率高低是好未来能否扭亏为盈的关键,但随着好未来在线上业务市场中持续“跑马圈地”,其销售费用率将持续保持高位。

 

为什么逆势盈利的新东方向“下”,净利暴跌的好未来向“上”?

 

新东方董事会主席俞敏洪表示,疫情对本季度的收入产生了约8%-10%的负面影响。且预计其下季度收入同比下降8%至4%。

 

而按上一季度预期32%-35%的收入增速来看,疫情对好未来本季度的收入产生14%-17%的负面影响,且好未来预计2021财年第一季度收入同比增长30%至33%。

 

在覆盖2/3疫情期间的季报中,相比新东方,好未来受疫情的负面影响更大,但预期收入增速却更高。从成长性来看,新东方向“下”,好未来向“上”。

 

好未来的预期营收增速之所以远高于新东方,一方面归功于好未来对线上业务的持续发力,线上业务的增长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一些线下业务的压力;另一方面就是新东方海外相关业务受疫情影响,疫情带来的出国难,导致海外考试和出国留学自学业务也随之萎缩

 

而且从长期看,随着翻译水平的提高,大家对英语辅导的需求降低,新东方将面临英语业务萎缩的风险,进入业绩增长乏力的困境。

 

从新东方2019财年年报数据来看,新东方线下K12业务收入占比65%,同比增加7个百分点,是公司最主要的营收源;其次是留学业务(留学考试、留学中介)占比22%,同比增加3个百分点。虽然此部分业务占比不是大头,但由于新东方是以英语教学为核心,英语业务需求降低,除了会直接影响留学业务,也势必会影响K12业务的增长。

 

IMG_263

数据来源:公司公告

 

虽然好未来靠发力线上业务缓冲疫情对线下业绩的冲击,实现较高的预期增速。但线上教培行业仍存在很多痛点。因此,对好未来而言,成长性能够向“上”,但扭亏为盈却暂时无望。

 

线上教培行业的自身运营模式决定了获客成本高企,付费转化率低。随着在线教育机构加大营销进行生源抢夺,将推高获客成本。而好未来为获取流量不得不投入更多的市场费用,进一步侵蚀当期净利润,导致业绩承压。

 

且受到传统学习习惯和观念的影响,相较于传统教育培训机构,用户对于在线教育还处在一个意识培养的阶段,用户留存存在不确定性,付费意愿低下,付费转化率较低。获客成本高企以及变现能力差,导致好未来面临盈利不确定风险。

 

所以,即使在疫情当前,在“停课不停学”的号召下,使深陷“获客成本高、难以盈利”的泥淖的线上教育承接了大量的流量,但当疫情过后,该流量能否有效留存和转化,还要考验好未来的运营能力和产品能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