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itle }}
{{ errorMessage }}


{{ errorMessage }}





{{ registerSuccessMessage }}

俞敏洪:可以给农村教师提薪30%-50%吸引部分人才流向农村教育

     veer-132496984.jpg

        近年来,我国乡村教师队伍建设不断进展,乡村教师待遇整体上得到改善,但在教学质量、教育创新等方面,与城市仍存在较大差距,一些偏远和贫困地区教师“招不来、留不住、用不好”的现象突出,乡村教育“软环境”建设仍面临困境。

  农村教师要注重“陪伴作用”,可以通过提薪吸引人才流向农村

  “农村教育要想真正好起来的话,农村老师必须要先好起来。”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俞敏洪在致辞中表示,一个孩子的成长需要陪伴,网络教育水平再高,也没法达到陪伴的目的。有血有肉、有情怀、有水平的老师陪着孩子成长绝对是必不可少的。而在乡村,因为很多孩子的父母不在身边,乡村老师对孩子人生发展的作用非常大。一个乡村老师水平的提高,会让几十、甚至上百个农村孩子受益,且具有可持续性。这就是新东方投入大量资源进行乡村教师培训的原因,也是此次研讨会举办的初衷。

  俞敏洪谈到,“农村教育要提升,可以给在农村教书的教师普遍提比城市教师高30%-50%的工资,这样就会吸引一部分人才流向农村教育。”

  会上,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郑新蓉以特岗教师为例,从家庭出身、年龄、学历、婚恋情况、生活满意度及幸福感、职业认同、就业路径、地域融入等方面,呈现了新生代教师的特征。他们学历较高,女性居多,多出身于农村,多有留守经历,作为第一代完成离土、离乡、离农户以及角色转变的教师,新生代乡村教师身上呈现出很强的城市性特征,在居住地点、子女教育、择偶与婚恋、网络消费等各方面,有着和城市青年趋同的态度和行为。工作方面,他们面临着教学资源匮乏、教学条件差、基本功欠缺、语言沟通障碍等挑战。

  不能让乡村教育置于城市教育评价体系下,疫情下全世界164个国家约6300万中小学教师受到学校关闭影响

  谈及备受热会关注的“寒门学子与教育公平”话题,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认为,对于寒门学子而言,社会更多关注的是“分数公平”,分数公平只是结果公平,而起点和过程并不公平,把农村孩子和城市孩子放在同一条跑道上竞争,并没有真正考虑农村孩子的现实需要。他认为,要想实现真正的教育公平,必须给农村孩子完整的基础教育,保证他们享有接受艺术、体育等素质教育的机会,避免成为应试能力强而综合素养低的“小镇做题家”。

  此外,要改变单一的分数评价体系,改良结果评价,强化过程评价,探索真实评价以及健全综合评价,不能让乡村教育置于城市教育的评价体系之下。真正解决乡村教育问题,核心是要加强教师队伍建设。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驻华代表处教育项目官员裴伯庸在“乡村教师与可持续发展”主题发言中介绍,2015年,联合国通过了17个可持续发展目标,其中第4项就是“优质教育”。目前全球有2.62亿失学儿童和青年,7.5亿文盲,加剧了贫困和边缘化问题。而教师是确保教育公平、教育机会和质量、促进可持续发展的最为重要的力量之一,许多研究表明,教师对学生学习成果的影响是其他学校相关因素(班级规模、服务、设施或领导能力等)的2-3倍。然而教师的培训、招募和保留、教师地位以及工作条件等依然充满挑战。

  由于新冠疫情,全世界165个国家约有6300万中小学教师受到学校关闭的影响,这种前所未有的情况给老师、学生和家庭带来了巨大压力,在此背景下,教师不仅要为学生提供学习支持,还要增加对学生心理支持的需求。裴伯庸呼吁政府和其他社会组织对教职人员进行持续关怀,保证教师岗位和工资,以及健康、安全和福祉,同时呼吁为教师提供心理支持,并把社会情感能力的培养纳入教师中长期发展计划。 

  农村网课教育落地难,亲子分离问题越来越严重

  因疫情而火热的在线教育,为保障 “停课不停学”发挥了重要作用,但与此同时,“全民网课”暴露出的城乡教育公平问题也不容忽视。高峰对话环节,就疫情下在线教育带来的机遇与挑战、科技与教育均衡、乡村教育未来等话题展开了深入探讨。

  郑新蓉补充道,在开展线上教育过程中,要特别关注教师的体验。她在调查中发现,一些老师特别不喜欢上网课,这可能和其线上教学体验不佳有关。“老师会把在线教育的体验传递给学生,如果教师一往情深地推动,一定会带给学生改变。”因此,要为乡村教师提供更好的培训、指导和鞭策,从而提升网络教学的效果。

  郑新蓉也表示,目前,越来越多的农村教师教师将自己的孩子在幼儿园阶段送到城里去读书,农村亲子分离的问题越来越普遍;通过调查发现,疫情期间网课在农村的落地遇到了一些问题,他们也更意识到了线下面授的重要性。例如,农村家庭一般不只一个孩子,但是家长可能只有一台智能手机(农村家庭普遍没有电脑),那么就意味着所有的孩子无法同时上网课,此外5、6月城市复工潮来临,家长回城务工也面临着是否要带走智能手机的问题等等。

  另外,疫情也一定程度上暴露了家校关系问题,复课后青少年自杀的概率大幅度提升,基于此,郑新蓉认为,企图将家长变成“家庭教师”的角色一定程度上是不可取的,学校和家长之间分工应该明确。

  新东方针对农村教师的学习平台预计9月上线

  俞敏洪认为乡村教育中“人”的作用不容忽视,未来新东方公益将两条线并行,“第一条线是通过现代科技把优质教育内容输送给乡村学生和老师。第二条线是集中全国城市里最优秀的资源对乡村老师进行培训。”并未来将在后者投入更多资源。

  2008年,新东方与民盟中央共同发起了“烛光行动——新东方教师社会责任行”活动,过去12年间,新东方500多名教师志愿者,奔赴全国30多个省市,对3万多名乡村教师进行了教学培训,带去了先进的教学理念和教学方法,上百万农村孩子因此受益。

  本次教师成长与发展研讨会的成功召开,也为2020年“烛光行动——新东方教师社会责任行”拉开了序幕。受疫情影响,今年的培训活动将在线上进行,8月19日~23日,新东方将邀请五位名师面向广大乡村教师开展直播授课,同时,还面向全体乡村教师免费提供新东方中小学全科师训课程,帮助乡村教师全方位提升教学技能和专业素养、梳理职业规划。预计新东方针对农村教师的学习平台会在9月上线。

转载自:多知网,作者:余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