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itle }}
{{ errorMessage }}


{{ errorMessage }}





{{ registerSuccessMessage }}

做事业应该有哪些标准


做事情的三个标准比较简单,第一个标准就是自己喜欢,第二个标准就是能够帮助到别人,或者说得大一点,你还能够推动社会的进步,当然最好。第三个能够挣钱,挣钱可以挣大钱,可以挣小钱,标准就是你能够养活自己,如果你还想成家立业的话,还能养活家庭,这就是我们做事情的三个标准。

 

自娱自乐的做事情,叫做怡情自乐的做事情和雄心壮志的做事情,其实是没有什么高低之分的。有的人天生就雄心壮志,像项羽看到秦始皇,“彼可取而代之也”,那是雄心壮志,建立一个国家。但是我们也可以小打小闹,比如说我就喜欢弹吉他,就喜欢在路边给人唱歌,我觉得也很开心,或者我就喜欢在家里翻译,出本书,也很开心。所以事情怎么判断呢?我不赞成每个人都要雄心壮志的感觉,其实是根据自己的能量和能力决定的。

 

我觉得一个人主要两个“能”,第一个是能量,有的人天生能量好,比如说他天生基因好、能量好,活力不断,不做事难受,那就多做点事情。第二个就是你的能力,光能量好了还不行,你的能力要不断的提升,所以在能量和能力提升的过程中,事情慢慢的做大。我觉得我就是一个能量和能力提升的过程,就像我进了北大,能在北大当老师,我的能力当北大的老师,我觉得可以了,后来出来做了新东方以后,我发现我的能量和能力可以进一步发挥,能够是一个不断交替提升的过程,你做事情能力提升,提升多了以后再多做一点,能够又提升,是这样的一个交替的过程。

 

不管你是做让自己喜欢的一个事情,还是雄心壮志带了一大帮人做事情,我觉得有一个不能违背的前提那就是不能做害别人或者害社会的事情,换言之你做的事情必须对别人有好处、对社会有好处。

 

另外一个,大家不要去做自己能力和能量够不着的事情,你看到别人做了那样的事情,别人做得很好,你能量够不上。就像你看到别人爬了珠穆朗玛峰,明明你的体质根本爬不到珠穆朗玛峰,非要去爬,这样对你来说可能就会带来伤害。中国有个成语“德不配位”,就是你的道德水平如果达不到你的位置,你到了高位一定会带来灾祸,我们也可以引申出“能不配位”,如果你的能力达不到你想要做的事情,硬要去做,到最后失败的可能性很大,所以我觉得每个人根据自己的能量和能力决定一辈子到底应该怎么过可能是最重要的,否则不断的遇到失败挫折,到最后不断迷失自己。


我刚才讲了人生的能力或者能量是一个交替上升的过程,在某种意义上,所以人生整体就是一个积累和释放的过程,我们年轻的时候积累更多,等到大学毕业以后、工作以后,是积累和释放同时交替的过程。比如说我在北大学习的五年,就是不断学习的机会,从来没有释放的机会。但是后来在北大当了老师以后,我就开始释放了,在释放的过程中,发现自己的知识远远不够,面对北大学生机灵的脑袋,如果你的知识水平超不过学生,很快就会被学生抛弃,所以我不断加紧读书,可以说我从北大毕业以后读书的紧迫感远远大于我在北大当学生(读书)的紧迫感。在读书教学的过程中,我要不断的交替长进。后来做了新东方以后,我的能力又进一步得到提升了,比如说原来我没有管理能力,慢慢学会了管理能力;原来我没有跟人打交道的能力,慢慢学会了跟人打交道的能力;原来我没有指挥人干活的能力,慢慢学会了指挥人干活的能力;我原来没有的杀伐决断的能力,但是有一队人跟着你干,你就必须要有杀伐决断的能力,这是一个不断的提升过程。人一生如果只是积累不释放的话,那么价值得不到体现;如果是只释放不积累的话,最后你就会空空如也。做老师的尤其要不断提升自己。

 

如果老师一年都不读三五本书,一辈子就教教科书上那些东西,不断重复,自己就被掏空了,所以我们发现有不少老师到最后变得知识很狭窄,远远没有能力把当代的学生教好。所以我觉得一辈子不管做什么工作,一定是一个不断积累、释放、再积累、再释放的过程。这也是很多人问我,俞老师你为什么到现在还要每年读那么多书。我想如果我不读书,我就变成了纯粹的释放,放到最后就没有了,这跟年龄没关系,“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

 

做事业的三种境界


“简单事情简单做”是第一境界;

“复杂事情复杂做”是第二境界;

“复杂的事情简单做”是第三境界。


第一境界是最简单的,所谓“简单的事情简单做”,我们一辈子就是简单事情简单做,一辈子在家里画画、弹钢琴,教几个学生,当一个普通简单的老师,只是跟学生家长打交道,一辈子做一个不需要介入太多的人事关系、上下级关系的事情,这叫“简单事情简单做”。如果你打算一辈子就做简单事情,没问题,但是你就一定要有一个简单的心态,用简单思路去做,我们都知道一个人一辈子保持纯真也不容易的,这是第一个状态。


第二个状态叫做“复杂事情复杂做”,人往往有的时候会陷入复杂状态,人事关系的复杂,做事业的时候,如果你创业了,你领导公司,各种人事关系复杂,各种决策的复杂,面对社会上各种复杂的情况,区别好人与坏人,区别小人与君子,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我们大部分人处于这个复杂状况中,自己的心态就被卷进去了。大家稍微想想,我们心态为什么会感到焦虑、感觉烦恼,甚至抑郁、精神紧张,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就是因为我们把自己卷到了复杂的事情中去,我们没有能力从复杂中抽离。当然这个复杂也有很多被自己弄进去的,比如我们有比较强的欲望,比较强的脾气不能控制,比较强的执念,念头上不能放下,这就是所谓的自寻烦恼,我们也更容易进入这样痛苦复杂的状态,这就变成了“复杂事情复杂做,复杂人生复杂过”,这种境界其实某种意义上还不如“简单事情简单做”的境界更加来的简单明了。大部分人一辈子沉浸在了“复杂事情复杂做”的痛苦中。


第三个叫做“复杂事情简单做”。我们举个简单的例子,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比如我做新东方,中间遇到了各种各样的复杂情况,只要你想做事情是必然有的,这个时候如果你是用一种更复杂的心态去对坑这样的复杂性的话,你就走不出来,像我刚才说的,永远陷在第二境界中,这是很麻烦的事情。我们要做到的就是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做,简单做其实有一个前提条件,就是人心必须简单,人心简单不是头脑简单,我说的人心简单指的是眼光、胸怀、气度,我们的能力和格局是不是能够做到看庭前花开花落,看天上云舒云卷的状态,当然这需要我们不断的修炼。

 

不管怎样,如果你修炼不到这种状态,在复杂事情中复杂做,永远做不出大事,所以复杂的事情简单做这件事情其实不容易的一件事情,因为要把复杂的事情变得简单,到最后百毒不侵,好像有一个金钟罩一样,把各方面射来的明箭暗箭挡住,这种东西其实是特别反映人的眼光、胸怀、能力和格局的,这是要不断修炼的过程。最初新东方只有20多个员工和老师的时候,我就完全陷入了焦虑和烦躁的状态,觉得根本就没法应对这些人,到现在新东方有八万个员工和老师、管理者,跟我在一起共同奋战,我现在居然有时间天天写《老俞日记》,还能够到世界各地旅行,这实际上就是你的能力、气度和格局不知不觉的提升过程,我觉得这个提升过程对于一个人来说是人生不断变得有意义的过程,这是特别重要的。我有八个字,“桃花虽好,不如莲花”,桃花是在干干净净的土地上,在干干净净的树枝上开出来的,而且一开就是一树灿烂,(让人)感觉到人生美好,但是我更加喜欢莲花,莲花我们说出淤泥而不染,在水底下被压着闷着,在烂泥巴中间一点一点地长出来,最后冲破水面,朝吸露珠,晚吸仙风,慢慢开花,最后十里飘香。

 

我觉得这是我们做人应该要有的一个境界,我们不要去抱怨这个社会污浊黑暗,因为这个社会从古代到现在不污浊、不黑暗的时候很少。我们也不要抱怨我们周围的人,人心险恶,因为这个世界上99%的人都是为自己的利益和自己的感受而活着,至于说别人怎么样,没有人会太在意。但是你自己本人如果想要到达一个事业的更高的境界的话,对于你来说,你要做好的事情就是要复杂的事情简单做这个境界,好不好?所以再重复一遍,事业的三大境界,叫做“简单的事情简单做”,“复杂的事情复杂做”,“复杂的事情简单做”,第三种最高境界,它有点像是王国维所说的人生三大境界吧,“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最高境界,以及苏东坡所说的最高的禅的境界,叫做“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豁然开朗的那种感觉。


我实际上做事情的时候有一个,就是为了达到“复杂事情简单做”的这样的一个境界,我自己其实到现在也没有做得好。我在这里提了四个方面的要求,我把这四句话给大家读一读,可能大家能够感觉到。


第一个叫做不站在个人利益决策。就是你任何时候的决策,站在个人的利益决策的时候一定会犯错误的,因为你站在个人利益决策不知不觉就会损害别人的利益,做的决策就会不公平、不端正,那么到最后的结果有可能不知不觉你就伤害了很多人,并且你个人到最后也得不到好处。


第二个叫做不站在个人的面子决策。我们人特别要面子,尤其中国人更加好面子,我们中国人通常就是面对面的批评指责是接受不了的,总是希望别人说好话,所以中国拍马屁的这个毛病是风行、盛行的。为什么?大家都希望当面给人面子?所以我们都知道,如果任何人不论你的面子,不给你好颜色看的话,你一定从心里就会产生一种不舒服感和反感。但是如果是我们在做决策的时候,如果站在个人面子决策的话,最后犯的错误的可能性也是非常大的。所以这就是我刚才说为什么新东方文化,我们鼓励松散、鼓励讽刺打击,就是因为我觉得每个人还是心胸宽阔一点更好。


第三个叫做不站在个人的好恶决策。就说凭着个人的喜欢不喜欢决策也会犯很大的问题。我喜欢吃肉,你喜欢吃鱼,这个决策难道鱼就真的不比肉更好吗?对不对?我喜欢吃苹果,你喜欢吃橘子,难道橘子和苹果有上下的差别吗?而且一定要站在一个客观的好恶的角度,不能凭着自己的喜欢,如果比如说在用人的时候,如果你凭着自己的喜欢,那一定会有问题的。比如说我在过去前面很多年就有一个,我喜欢用有人文情怀的人,所以新东方都是文科人在管理新东方,这给新东方带来一个比较严重的后果,那就是新东方高科技的水平不是很高,那现在就是我调整了这样的用人的好恶的一个感觉以后,我就知道对于新东方发展来说,什么样的人最重要,比你个人喜欢什么样的人更加的重要。尽管理工科的人跟我没有办法去交流文科、哲学、历史问题,但是他们讲的科技问题我也不一定能听懂,但是我知道在发展过程中间,这样的人才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第四个叫做不站在个人的情绪决策。我们个人情绪就是,常常有家长来问我,说我对孩子怎么样?我说第一个对孩子的教育,首先你不要有个人情绪,动不动就发脾气,情绪失控,对孩子的打击都是非常大的。然后在企业发展中间,你站在个人的情绪决策的话,很容易把你底下的最得力的干将都给伤害掉了,也很容易把你的机会给伤害掉了。


这四个做好了的话,我觉得大概就能够达到靠近刚才我说的“复杂的事情简单做”的这样的一个境界,就是不站在个人利益决策,不站在个人面子决策,不再在个人的好恶决策,不站在个人情绪决策。当然这个不影响你作为一个性情中人,不影响你作为一个豪爽的人,也不影响你作为一个坦诚的人,这是不同的概念。


而且在新东方,所以我对自己有三句话的要求:叫做找同道的人,找跟你志趣、趣味等等各方面在价值观上同道,我说的不是说专业知识同道,也不是说脾气同道;第二个是要挣干净的钱,那种肮脏的钱、那种欺骗的钱,那种挣的钱让你感觉到良心和良知上对不起自己的这样的钱不要去挣;那么第三个做功德的事,就是做功德,所谓功德就是对别人有好处,对社会有好处,是帮助别人的事,就是要做公德的事。这是我觉得一个人做事业的几个标准,我刚才讲到了。这是从讲新东方讲到了个人做事业一些标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