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itle }}
{{ errorMessage }}


{{ errorMessage }}





{{ registerSuccessMessage }}

有争议的教培机构资金监管措施,能否提前为行业“排雷”?

过去的几年,是家长们提心吊胆的几年,教育行业机构关门、跑路、解散、破产事件频频发生。

睿艺根据公开信息盘点,近几年关门、跑路的机构达到63家,其中2019年1月-10月,全国停运、关闭的教育机构数量达32家,当年影响最大的韦博教育,因公司盲目扩张,业绩持续下滑,导致经营不善,直至关门。

(睿艺制图:据公开资料整理的部分跑路企业)

2020年,疫情让许多原本岌岌可危的机构现金流进一步吃紧,当持续数月入不敷出后,这些机构终究因资金链断裂垮台。其中,尤以优胜教育最受关注。

优胜教育因发展速度过快,公司内部出现许多不规范的地方,再加上创始人陈昊管理决策失误,造成现金流紧张,不得已宣布倒闭,陈昊开直播向其员工和学员家长致歉。

优胜教育尚未完全解决,用户人数达8000万的学霸君也因管理和决策错误,宣布暂停1对1和优学小班服务。

更有甚者,最近上海巧恩美语创始人因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该案系上海首例早教机构涉合同诈骗案,司法机关判定,该机构创始人在明知自己无履约能力的情形下,以低价预售课时诱骗家长支付学费预付款,并用该资金支付了巨额的运营费用,导致后期根本无法继续履行未耗课时服务,机构失控。

难以讨回的学费、孩子被浪费的时间、明明快倒闭但故意隐瞒欺骗家长,上述种种恶行成了家长心中永远的痛,也引发了家长和行业监管者的众怒。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办学行为、切实维护校外培训机构和学员的合法权益似乎到了不得不的地步。

面对这样的情况,国家相关部门已经多次发文要求规范。

2018 年四部委发布文件规范校外培训行业,提出“一次性不得收取超过3个月的学费”

2019年7月,教育部等六部门发布的《关于规范校外线上培训的实施意见》,每科不得一次性收取超过60课时的费用,鼓励建立第三方账户监管机制,保护用户权益,明确预付资金只能用于教育培训业务,不得用于其他投资,保障资金安全。

2020年4月,教育部网站更是提醒校外培训机构,不得一次性收取、或通过拆分合同等形式变相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防止圈钱跑路。

2021年1月7日至8日,2021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对于校外培训机构,会议明确,要大力度治理整顿,重点整治唯利是图、学科类培训、虚假广告等不良行为。综合运用经济、法治、行政办法,对培训机构的办学条件、培训内容、教材教案、收费管理、营销方式、教师资质等全方位提出要求切实解决好学校内、课堂内教不到位的问题。

除了国家层面,北京、杭州、青岛、福州、苏州等各地政府也纷纷出台了对于培训机构的资金监管措施。

睿艺统计到,自2019年1月以来共有12地公布相关措施,具体如下:

(睿艺制图)

只是,虽然对培训机构资金使用情况进行细化管理确实可以进一步规范教培市场不良行为,但目前的监管措施也遇到不少反对意见,不少业者反馈现有监管措施难以落地。

从政府层面看,目前的监管存在较大难度。比如,有培训机构用大额优惠诱惑家长进行大课包缴费,还有些培训机构鼓励家长使用学费分期的产品,但是一旦机构跑路,家长仍然需要继续偿还贷款。这些事情,只有家长主动举报政府部门才有可能监督到。

现在的教培机构还存在着一种尴尬,“大课包没人买,小课包现金流顶不上,教培机构销售流失严重”。原因在于,疫情影响和机构频繁跑路,导致家长对于高客单价产品越来越谨慎。机构销售转换成3个月的小课包时,原本只需要5个客户就可以完成销售目标,现在可能需要15个,导致销售人员流失,机构的现金流进一步吃紧。最后可能改变的是机构的薪酬管理和运营模式。

问题不止于此,如浙江省杭州市教育局等6部门于2020年10月20日发布了《关于加强校外培训机构资金监管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校外培训机构设立的培训费资金专户信息应在“杭州市校外培训机构管理服务平台”进行公布,包括:校外培训机构专户的户名、开户银行等基本信息,且校外培训机构向学员收取的培训费均应缴入专户管理,银行按照双方签订的协议办理专户资金支付。

而现实情况是,学员缴费后进入汇缴账户的资金,再全额转入培训机构的监管账户,这中间是存在时间差的,涉及到采取何种周期、何种方式将资金转入培训机构账户等问题,仍要依据各家机构的实际情况进行处理。

其次,杭州发布的《通知》中还表明,要设置风险警示名单,当校外培训机构培训费资金专户中最低余额或当日(一周)累计提取资金出现下列情况之一的,相关银行及时向教育主管部门发出风险预警通报,列入风险警示名单:(1)新设立或设立不足一年的校外培训机构专户内留存最低余额不足10万元;(2)设立一年以上的校外培训机构专户内留存最低余额不足30万元;(3)新设立或设立不足一年的校外培训机构当日累计提取资金超过30万元或一周累计提取资金超过50万元;(4)设立一年以上的校外培训机构当日累计提取资金超过100万元或一周累计提取资金超过200万元;(5)银行认为有必要向教育主管部门进行风险预警的其他情况。

针对此项政策,睿艺访谈的杭州教培机构从业者提出了疑问,“如果是一家大型连锁机构,累计提取的额度超过规定额度,这个时候预警的意义何在?每年寒暑假作为集中消课时期,势必会有较大的的资金提取,那这个时候的预警作用是什么?”

监管是手段,合规是目的,政策出台时,应该考虑提取限额和机构规模如何结合,才能避免棒打优质机构、拉垮机构的经营现金流,造成机构大规模崩盘。

此前北京朝阳区发布的相关政策显示,此次朝阳区的教培行业试点基于中国工商银行北京分行提供的资金监管和业务管理体系,搭建了朝阳区预付费资金监管平台,按照课程进度分批次按照一定时间区间内的消费者签到打卡次数,从监管账户向企业、商家划拨相应额度的预付费。当出现消费者申诉时,平台将自动冻结资金,后续以申诉处理结果为依据决定是否解冻资金。

但对于教培机构而言,按照一定区间内学生的打卡次数,机构才能收到相应的款项并不能解决机构的现实问题。“即使有学生不过来上课,培训机构也会有专人跟进服务,同样会产生成本。如果是教育部门来监管,估计他们还得雇专业人才。”一家跨国品牌的成人英语培训机构内部人员称。且只要出现消费者申诉情况,平台将自动冻结资金,也无法解决机构和用户之间的实际纠纷,甚至还会影响培训机构的正常运营和发展。

目前,睿艺采访了北京、杭州、福州、山西运城各地的业者,了解到目前的资金监管尚处于非强制阶段。一旦强制执行,则会对现有的培训机构造成另一重压力和打击。有业者预测,如果强制执行,现有存活的机构可能要倒掉三分之一。

另一方面,不少学生家长们表示对其喜闻乐见,各地政府公布的资金监管政策对于家长来说是利好。

2020年11月中旬,运城市盐湖区教科局宣布将打造盐湖“教培云”资金监管平台,规定培训机构一次性最多只能收取3个月的费用,教培云账户收到的钱会分三次、每月一次自动划拨给培训机构用于日常经营支出,如果培训机构遇到特殊情况想要额外多支取教培云账户里的钱,需要提出申请、通过民管中心的审批才能取出。政策一公布,不少家长反应,“由教育部门出面来监管资金,让我们给孩子报班时吃了定心丸。”

北京市石景山区教委也公布了相关政策,石景山区将有51家校外培训机构纳入预付式消费信用监管和服务平台接受监管,学生家长交的每一笔课时费用都能在平台中查到,培训机构如果出现资金异动,平台会有相应的预警机制,在其小程序上公布警示名单,能够让家长在报班时提高警惕。

监管部门出发点是为了规范机构运营,维护家长权益。未来只会有越来越多的地方政府跟进,比如2021年1月15日,深圳市消委会联合福田区消费者委员会公布了《深圳市早期教育行业自律公约》,明确提到,早教机构要设定购买课程的七天冷静期,七天内消费者尚未消费,可予以全额退款,防止家长冲动购课,保障了家长的利益。

上述类似的措施对于教育培训行业也带来一定的净化作用,倒逼机构进行升级,机构运营的挑战和门槛越来越高,比如设置3个月的收费期限,机构续费工作如何做?产品是否需要重新设计?新开机构可能还需要额外准备一笔保证金。

各地颁布的政策情况不一,监管力度也不尽相同,在制定监管措施时,需兼顾机构和家长双方权益,也要考虑到不同规模机构、不同赛道机构的措施落地可行性。随着各地监管措施落地,能否提前为行业和家长“排雷”,仍有待进一步观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