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itle }}
{{ errorMessage }}


{{ errorMessage }}





{{ registerSuccessMessage }}

从学霸君的八年,看在线教育的疯狂与崩盘

作者 | 孙文敏

原创 | 教培校长参考

编者按:从优胜教育到学霸君,在行业口诛笔伐之时,我们应该保持理性与客观。我们尊重每一家企业,我们更敬畏教育培训这个行业。相较于着眼于某一家企业,我们更可以放眼整个行业。比如学霸君及其背后的在线教育,希望大家能从中汲取经验、教训与思考。

“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整个K12在线业务,带有预付款模式。如果在未完成课消前,你把钱盲目花到增长、营销,过分宣传后导致家长报名后,感觉被欺骗了,一旦选择退费,就会离开雪崩性效应,而一旦企业出问题,任何一个组织率先离开的是最优秀的人。”

2018年11月,学霸君创始人张凯磊,在一个访谈中自信又理性地分析道。

彼时,暴雷的是学霸君的竞品——理优一对一和学霸一对一。

 张凯磊还向记者表示:“一定程度上,两家品牌的倒闭,对市场是一件好事情。因为在线一对一起量太容易了。家长的需求太旺盛。当家长没有看到清楚任何一个情况,盲目报名。一旦普通的、没有知名度的机构暴雷,家长会开始找有品牌的机构。所以就是,任何一次洗牌,我们都相信凡不能击垮你的,总使你更强大。”

没有想到的是,短短两年后,相似的命运发生在自己身上。

这次,楼塌的是学霸君。而且,激起的水花更大。

2020年12月,学霸君倒闭了。50000多用户,3000多名员工,10000多名老师,100多个线下代理商被波及。谩骂声,讨伐声,质疑声,谴责声.......纷纷涌向了这家明星创业公司及创始人张凯磊。

梳理学霸君8年的发展历程,我们或许能窥探出在线教育行业的脉络,这里面暗含着机会、红利、理性、疯狂、崛起、崩盘......

01

2012-2015教育工具闯关

学霸君,是张凯磊的第二次创业。

在南开大学读大二期间,年仅20岁的张凯磊和同学在暑假办了补习班,短短一个暑期,个人就赚了80万。连续做了两年,营收达到上亿。也因此,他被当地媒体称为“天津大学生中最年轻的CEO。”后来因为打不过学而思,学大教育,公司止步于B轮融资,就卖给了安博教育。

“没有那么勇敢。”他重新回归校园完成学业。2008年,进入金融行业,操盘过十几亿盘子的资金规模。

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让一批年轻人在教育领域嗅到了新的商机。俞敏洪称“个人英雄主义时代重新来临,任何人只要有才能,都能找到露面的机会。”

2012年,张凯磊从金融行业辞职,创办了问吧科技。以工具切入在线教育领域。

“我们这些人是相信技术的。”

同年,还在网易的李勇离职创业,一下子拿到IDG的1000万美元A轮融资,创办了猿辅导。

2013年,学霸君APP正式投入市场。2014年3月,学霸君获得500万美元A轮融资。5月上线新产品,不到两个月,用户达到百万。

这之后的在线教育,场子也是格外热闹。VC,巨头纷纷入局,很多在线教育公司如雨后春笋。从题库、O2O、少儿英语、在线一对一;从学科辅导、语言培训、素质教育、工具平台、教辅内容等。整个在线教育赛道开始变得多元,丰富。

彼时,行业盛传一句话“线教育做的不是To B 也不是To C业务,而是To VC。谁敢烧钱谁就能赢,谁就能把规模做到最大。”

米雯娟离开ABC英语,创办了VIPKID,2016年获得1亿美金融资。2015年作业帮从百度拆分,完成2500万美元A轮融。2014年,掌门一对一创立,2015年完成2000万A轮融资。一起作业,跟谁学,哒哒英语,轻轻家教,ClassIn……慢慢崭露头角。

猿题库(猿辅导)、学霸君、作业帮,拍照搜题三小龙局面基本形成。

当然,竞争也格外激烈。其中,在行业引起轩然大波之一的大事件莫过于百度下架学霸君。

“百度要下架你们,你们是不是要挂了?”

2015年1月,百度以学霸君涉嫌抄袭百度知道的内容,在手机应用平台下架了所有学霸君APP。随后,张凯磊给李彦宏写了一封公开信,在圈内引起来巨大的舆论风浪。流量被砍了一半,很多人认为学霸君这次死定了。

同期,也是学霸君在内测做直播答疑的事情。虽然用拍照搜题积攒了大量的流量,但变现是一大难题。

“题库是一个免费流量的生意,除了不断烧钱拉新,变现很难。”

所以,整个市场也在探索变现之路,当时的市场探索路径是「题库」→「拍题」→「答疑」。可以说,2015年的在线教育之争变成了商业变现之争。

百度造成的压力,不仅砍掉了过半的流量,当时也是学霸君新一阶段人员扩张期,对人员招聘造成了影响。

张凯磊便寻求VC,通过新一轮融资解决阵痛。当然,和百度作业帮的梁子也算是结下了。这个时期,O2O也掀起了新一轮的投资热潮。题库赛道已有一定积淀,算是香饽饽之一。

6月,学霸君宣布获得了5000万B轮融资。并称用户量已经到了3000万。9月,学霸君主打“在线老师,实时答疑”的海报出现在北京地铁里。学霸君上线人工“语音+白板”答疑功能”。

02

2016-2017风口上的1对1和AI

2016年,学霸君继续尝试商业变现之路。

这一年,张凯磊把大本营从上海迁到了在线教育的旋涡中心-北京。内部组织架构做了大规模调整。由题库体系慢慢转向业务体系。团队规模也由十几个人的初始团队扩张到几百人。

“我想让他们来到战场,让核心员工听到炮火的声音。”

外部市场环境上,在线教育1对1模式掀起了热潮,主打北美外教的VIPKID一年连续获得多轮融资,掌门一对一、轻轻家教、猿题库、嗨课堂等平台批量崛起。

这一年,学霸君的产品试错也相当之多,经历了人工直播答疑,大班课,到一对一等。

“一上线发现,补贴的时候大家拼命用,每天用几十分钟,有上万单十几万单,而且涨幅非常好。但一旦过了补贴期,我们开始收一块钱一分钟,就被人骂得一塌糊涂。骂你奸商,骂得狗血淋头。”

直播答疑产品,最后还是停止了。张凯磊将这次试错归因于产品受众定位出了问题,付费的主体不是学生,而是家长,家长更愿意为孩子的教育买单,他们不相信孩子是拿着手机学习的。

后来,学霸君尝试做在线大班直播,上线了“不二课堂”。不到半年时间。这个项目也被停止了。之后开始主攻在线一对一“君君辅导。”也就是后来的“学霸君1对1。

2017年,中国K12在线教育增长率达到了新的高度,市值规模达298.7亿元。IDG、真格、经纬等知名VC/PE入局,融资金额也不断被刷新。5月,猿辅导获得1.2亿美元融资,8月,作业帮获1.5亿美元融资,VIPKID获得2亿美元融资。

这一年,1对1和小班课之争也很激烈。老牌头部公司开始从一对一延至一小班课。如VIPKID,哒哒英语,也有以魔力耳朵等一对四小班课为主的新兴玩家受到青睐。当然,这一年,头部玩家的广告、营销之战,也弥漫在整个行业。

2017年7月,国务院印发《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一时之间,人工智能在教育领域也成为新风口。 

而这一时期的学霸君,看似踩在时代风口,繁花锦簇。

“因为之前没有营收,所以没得谈,但是2017年下半年开始我们有了营收,其中B端业务AI学占30%多,C端业务学霸君1对1辅导占60%多。”

这一年的学霸君终于实现了营收,两大主营业务一对一在线和机器人业务也基本成型。以C端学霸君在线一对一业务,B端学霸AI学同时布局。市场策略上,主要以三、四线为主,避开头部友商主要布局的一二线城市。

2017年中期,学霸君开始推广智慧教育平台“学霸君AI学”,通过AI教学的方式,根据学生对知识点的掌握通过系统推送个性化题目,从而提高学生学习效率。

6月7日,6 名来自廊坊、六安、天津、新疆等地的历年高考状元与一名名为Aidam 的机器人展开了一场人工智能与学霸之间的竞赛。Aidam只花了9分47秒,考了134分,6名状元的平均分为135分,双方仅仅差距1分。教育机器人Aidam的背后正是学霸君团队。据说,早在2015年,研发智能教育机器人Aidam已经正式立项了。

这一年,两家独角兽之间不当竞争,引起了社会对行业风气的质疑。8月14日,作业帮和小猿搜题因“涉黄信息”陷入口舌之争,两家相互指证,声讨不断。撕逼大战愈演愈烈。本是局外人的张凯磊则发了一封名为《永远不要忘记为什么出发》的公开信,像是堂吉诃德,剑指风波。

“有人问,教育行业不应该是一片净土吗,怎么现在也变脏了?在我看来,无非就是一个“利”字。有一个数字可能很少人知道,到2017年6月,在线教育已成为半年内增幅第二的行业,达到22.4%,仅次于外卖行业。嗅到钱味的资本随之疯狂涌入,融资金额1亿美元以上的大单让人眼睛发晕。

用户和资本的风口同时吹来,各种幺蛾子的事也就出来了。一开始,大家抢生源、抢老师、打个价格战什么的还算正常,现在倒好,“互黑”的公关战惊艳登场,把黑手伸到了学生面前,打着看似精彩的仗,赤裸裸的让还没走进社会的孩子们看到了大人的世间险恶,罪过罪过!”

人工智能、在线一对一,似乎风往哪个方向吹,学霸君正好踩那一个点上。也因此2017年年底,张凯磊会在采访中自信满满的说道“学霸君把该做的准备都做好了,下一步就是要极速狂奔。”

03

2018-2020 :疯狂与崩盘

2018年年初,张凯磊对外称,预计2018年底可以达到10亿营收。3月,更是大笔一挥,签约国民媳妇海清作为首席代言人。6月,学霸君宣布,一对一课程单月营收破亿,一对一续约率达到了87%。

“3年,要成为比VIPKID大10倍的公司。”张凯磊放下豪言。

但现实情况是,从2018开始,学霸君连续3年没有获得融资,并5次走在资金链锻炼的边缘。

而这三年的在线教育,可以说是火热在左,寒冬在右。

一方面,尽管全球资本降温,经历了2020年黑天鹅事件,在线教育却逆势而上,新东方在线、流利说、跟谁学等企业相继上市,一笔又一笔巨额融资涌向头部企业,2020年更是达到史上之最,足以用疯狂形容。

2018年掌门一对一获得1.2亿美元D轮融资,海风教育获得1亿美元。猿辅导获3亿美元融资,作业帮完成2轮融资,共8.5亿美元.......2020年,在线教育行业融资总额高达近388亿元,较2019年激增257%。

另一方面,民促法形式、教育部等六部委发布《关于规范校外线上培训的实施意见》等,政策导向由鼓励开始进行规范化监管。跑路、倒闭成为常态。

2018年10月份,在线一对一平台率先暴雷。学霸一对一被爆陷入财务危机,拖欠员工500万,学费欠款300万以上;10月25日,另一家在线教育机构上海理优1对1被爆资金链断裂。2020年,在线一对一海风教育创始人被贴上“老赖”的标签,公司被轻轻家教收购。

学霸君则是被各种负面缠身。黑猫平台遭上千次投诉,涉嫌隐瞒用户办分期贷款,退款无限期拖延,因师资问题被引发退费潮。APP内部出现不适合未成年人观看的内容等。

据称,为了解决师资问题,学霸君招聘了很多兼职老师,有公办学校的,有在校大学生,也有其它培训机构的。大量的兼职教师,导致教学质量无法保证且流动性大。

“张凯磊已经不看好在线一对一业务了,准备在苏州搞在线小班课。”内部人员对媒体爆料。

此外,其部分to B业务传被头条收购。

2020年3月,学霸君与张家港市举行了签约仪式,计划在张家港三年内建设50000平方米“学霸君”总部,管理员工将超5000人,累积实现50亿元销售额,纳税超1亿元。

可就是在2020年收尾之际,学霸君倒闭了。12月27日,学霸君创始人张凯磊宣布破产。

50000多用户,3000多名员工,10000多名老师,100多个线下代理商被波及。

“我们欠湖北、广西、河南等54000名学生家长5亿,欠供应商3000万,欠员工3000万工资,共计5亿8千元。”

奔跑8年的学霸君,最终还是没有逃掉败局的宿命。

其它的在线教育企业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