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itle }}
{{ errorMessage }}


{{ errorMessage }}





{{ registerSuccessMessage }}

线下机构老师的“消失”

veer-132496984.jpg

一直以来,大家聚焦的重点更多都在疫后重振、维系用户、开拓生源等方面之上。当我们还在被头部机构们疯狂融资引流的盛大举动而吸引眼球时,并没能顾及到另一边,则是广大线下中小教培机构已经频繁陷入师资紧缺、核心人才力量流失、老师辞职单干、员工人手不足、上课平台缺位、教学口碑低迷等困境之中。

将目光转向更为深处的角落,便会发现这些更为紧要的行业现象急需我们去关注。

今天要说的便是线下机构老师的“消失”。

01线下机构的老师“消失”了

疫情重击之下,一粒粒灰尘都变成了一座座大山,压在各家机构的肩头。生源的流失、成本的增加、资金链的短缺让机构忧心,然而,除这些困境之外,更加让机构感到危机的,便是机构内的教师群体在流失.....

“终于熬到了疫情结束,正想靠着消课和招新为机构挣一波现金流,却发现我的老师不在了!”一位教培机构校长苦笑道,这一句话道出了太多机构最为现实的难题——千辛万苦挺到了线下复工复课,而机构内的老师们却走了。

“虽然现在可以复课了,但是我反而更头疼,因为我的老师队伍里好多都选择离职或出去单干。老师走了,家长们都纷纷要求退费。”孙校长说道。

孙校长是一家素质教育机构的负责人,疫情期间机构内学生的消课、续费、招新全部停滞,一直在苦苦支撑。有的老师熬不下去,有的老师想要转行,有的老师想自己单干,最后大家都选择了离开。

厦门一家教培机构的在职老师表示,今年机构在2月份的时候按62%发过一回工资,从3月后老师们就再没有收到工资了,“如果仅靠这份工作,那我连最基础的生活保障都没有了。”

另一位教培机构老师表示,早在4月,她就正式踏入了百万人的失业大军。在收到公司的解散信后,机构开始进行债权清算。

“收入变低甚至直接零收入了,我们当然也不可能干等着,总要另寻出路。”这是众多教培机构老师们,在疫情期间的共同心声。

随着机构里离职的老师逐渐增多,剩下的在职老师们的工作量也随之加大了,内部问题逐渐累积。如此残酷又现实的问题,机构能否应对?又该如何应对?

02“消失”的老师都去了哪里?

当关注点聚焦,大量线下老师持续“消失”。

——这些消失的老师都去了哪里?

1、单独干:线下老师的消失,被迫开启自救

小张(化名)是一家民办机构的老师,自疫情爆发以后就一直待业在家。经历了漫长且无回应的几个月后,小张终于决心离职了。

没有了收入,房贷要还,车贷也要还,正在发愁的时候,有原机构的学生家长找到了她,问她能不能来家里给孩子做入户指导,学费会比在机构的时候高。起初,因为疫情的原因,小张犹豫不决,而随着越来越多的家长找到她,再看一看自己账上只出不进的余额,小张最终妥协了。

而这,不仅仅是小张一个人的选择。

在没有任何营收的状态下,一些教师开始冒着风险做入户指导。一边是手足无措的家长们急需老师们的“支援”,另一边是老师们一个个入不敷出。自然,这显然有违“禁止开展线下教学”的要求,但事实情况是,老师们绝大多数需要靠课时费生活,并且连续几个月没有收入,房贷、车贷、生活费,这些亟待解决的问题赤裸裸的摆在眼前。

2、做兼职:线下老师的消失,无奈接受兼职

虽然复工潮已经喊了许久,但是身在北京的王老师大上周才刚刚进行了第二次复工。疫情期间,由于难以适应和操控新事物,王老师并没有转战线上过,一直在等待着机构复工的通知。

好不容易欢天喜地的等来了可以复工的消息,然而北京新发地的疫情反复将整个北京的教培机构打入冰窖。直到现在终于可以再次复工了,机构想尽了各种营销方式,吸引家长们重返线下,然而事实上,为此前来门店的家长并不多,相反,询问复课时间、前来退费的家长,却从没有断过。

面对采访,王先生给机构算了一笔账,一个月的房租大概二十多万,加上其余费用一共三十万,大半年过去,单是支出就是一百多万。机构入不敷出,作用到员工一方,便是自二月以来,除了几位授课的老师转战线上以外,机构其余员工全部停职、停薪。

最终,被逼无奈的李先生,选择辞掉了教培机构的这份工作,并在商场门口找了一份发传单的兼职工作。面对记者的采访,李先生面露无奈道:我也很无奈,但是生活还是要继续,不能继续再入不敷出了啊。

3、做网红:线下老师的消失,转战线上发光发热

“宅家沉寂了四个月后,我选择了离职,”李先生回忆道,“然后我女儿提议让我开始录短视频。”

李先生原本是一家素质机构的书法老师,在机构、家长和学生之中的口碑极佳,疫情缓和后,便不断有学生和家长前来询问何时才能上到李先生的课。在大家的询问和家人的鼓励之下,李先生终于决定开始尝试录短视频了。

短视频的录制地点就在李先生家里,以一块白墙作为背景,由其女儿拿着微单相机掌镜,开始了短视频的制作。中间经历了各种坎坷与尝试,最终制作完成后,发布在了其短视频账号上。

在众多条视频里,其中有一条讲解运笔方法的视频点赞量突破了一万,让李先生的账号突然火热了起来。

随着不断的尝试与视频剪辑的改进,李先生的粉丝数量直线上升。“我从未想过我能成为所谓的网红,”李先生笑道,“我不懂这些,大多都是我女儿在管理。但是能在疫情期间通过短视频发光发热,我觉得也蛮有成就感的。”

03、机构如何防患于未然?

线下教师的“消失”给机构带来的影响无疑是巨大的,这种影响要远远大于招不来新生。

教师的出走,不仅让机构的师资力量出现空缺,更严重的会直接带走一批生源。那么为了避免出现这种不利情况,机构该如何防患于未然呢?

1、从招聘源头把关,提高教师进入门槛

教培机构的招聘环节是教师管理的总源头,如果招聘环节有疏漏,就容易为后续发展留下“隐患”。很多机构在招聘教师时,大都更看重于硬性条件,例如毕业院校、教学经验、职业资格、获取奖项等等,而恰恰忽略了对应聘者的思想品行和职业道德方面的考核。在招聘方面,不仅应该注重硬性条件,还应该重点考虑忠诚度高、踏实肯干、不好高骛远,认同培训机构理念的教师。

2、完善内部管理制度

机构若要发展壮大,肯定离不开健全的管理制度、独特的企业文化和有竞争力的薪酬待遇。在教师绩效考核方面,机构可以根据自身的性质与定位,对教师作出明确具体的量化要求,例如出勤率、课堂展示、教案质量、满班率、退费率和续班率等都可作为绩效考评的依据。制定一套行之有效的管理制度,对绩效出色、表现突出的教师,树立典型进行奖励,提高教师的积极性,增强教师的自豪感。

3、利用合伙人制度

合伙人制度是教育培训机构留住核心教师的重要手段。机构负责人需要向平台思维进行转化;将机构变为平台,给予老师足够的发展空间,让老师在原有的平台上进行创业,成为平台的合伙人,激励核心教师共同做大机构,有钱一起赚。教育机构由过去校长完全控制,向充分授权变化。

4、降低教师离职造成的损失

实际上,在机构的管理过程中,就要随时做好各种预案。面对老师的离职,其对应课程和班级要马上有计划地让新老师接管上,过渡一定要平稳,教育机构可以用流程化和体系化的运作来降低老师离职的损失。例如,对学生服务系统的使用,将学习的全过程进行系统化跟踪和记录,形成学员的专属学习档案,这样即使老师离开,机构依然可以持续地对学生进行针对性教学,保障教学效果和教学计划的实施。

文章转自校长邦,作者哲颉

相关文章